有沒有這麼恐怖?明明就是鄉下地方,竟然會到塞爆的地步?

昨天晚上帶兒子到新竹看牙醫,順便吃晚飯。飯後是兒子每年拿到紅包後一定要做的事──到模型玩具店去挑一個他喜歡的鋼彈模型回家,不花錢就坐立難安嗎?

剛剛開出明志書院停車場,小弟打電話來,說他租了「父後七日」,問我們要不要看?所以先到他家去拿片子。才回到竹南園區附近,路上擺滿了交通錐,沿路都是警察,雙線只能單線通行,車速很緩慢。到弟弟家稍坐了一下,我們回家選擇另一條路,沒想到更是塞爆,到了該左轉回家的路口,警察也不讓轉,平時不過五、六分鐘而已的路程,竟然走了半個多小時。

這一切都是因為台灣燈會。本來很開心燈會就在家旁,現在開始覺得很恐怖,尤其每天接送兒子上下學、老公上下班、還有我進進出出都要走的這條路,到三月份都進行交管,所以現在開始,我們每天都要過打仗一樣的生活嗎?

連垃圾車的時間都跟著改,燈會對小鎮生活影響可真是巨大。

昨天早上好友珍來家裏。幾乎她週末不上班、我又沒事的時候,她都會過來。本來是要去她家的,奇怪了,這麼幾個月下來,我還沒去過她家。後來她想看我做牛軋糖,所以還是來我家,我們兩個人做了兩斤的牛軋糖,有伴一起做,快又不辛苦,老公回來看到糖說:「墮落,又做那麼多糖!」「還不是都進了你的肚子。」我笑著說,我是該少做這些東西,老公總是照單全收,他的肚子現在真不是蓋的。

用新買的具良治切糖,真是順手好切,一點也不費力,應該不用買圓月彎刀了。前一天突然很想吃久沒做的cheese cake,於是邊做晚餐邊做蛋糕,烤了兩個,一個用心型蛋糕模,給珍帶回去跟她老公去過甜蜜的情人節,哈哈!

奇怪,怎麼有那麼多話好說?因為分別了二十年,所以累積下來的嗎?每天講都講不完,鄰居太太說,自從我跟朋友聯絡上以後,人變得開朗許多,真的嗎?我自己倒是毫無所覺,好像真的比較不會不開心了。朋友果然要老的好,更好的是,我們又住得這麼近,可以時相過從,一點也不麻煩。

以前常跟菁說,退休以後搬回來吧,我才有伴可以聊天,她遠在台中,只能偶爾聚聚,還要事先安排約好時間,就算她來我家待上一天,還是覺得講不夠,現在找到了珍,就印證了我的看法,呵呵,還是希望菁退休以後可以搬回來,那我們的朋友圈就更壯大、更熱鬧了。

孩子剛放寒假的第一天,是週五,菁特別請假回來,在我家窩了一天跟我吱吱喳喳,也是特地來跟我一起做糖的。那天我們做了兩次約五斤的牛軋糖,中午的時候珍也趁午休跑來,三個人加兒子一起吃午餐。兒子一直在鄰居家玩,回來吃個午餐又溜走了。我們三個一起切糖包糖,又聊個沒完,平時一個人一點聲音也沒有、寂寞的切糖包糖、要做很久的工作,一忽兒就做完了。所以有朋友真好。

今天晚上原來要去看看燈會的,竟然從下午就飄起雨來,到了傍晚是大雨,過兩天雨停了再說吧!燈會期間,連晚上送孩子去補習都會很麻煩,管制的那條路,是我們生活的主動線啊!只能做好心理準備,接受未來半個多月的痛苦生活了!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D
  • 餃媽,
    有談的來的好友相伴真是幸福的事,再加上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糖果更是甜蜜蜜啦!!
  • CD,
    就是說,到這年紀愈發覺得有朋友真好呢!

    chihhsia 於 2011/02/17 08: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