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過年了,這簡直就是制約反應,因為年節近了,所以雖然心裏不想動,但身體卻自動自發的開始清理房子。

上週就要打掃的,但每天都有突發狀況,朋友來訪、朋友打電話來……所以一直到昨天星期一才開始動。從四樓慢慢清理下來,清出很多回收物、清理傢俱上頭的灰塵、刷洗浴厠、今天刷洗了廚房,然後明天開始擦地板。

我應該已經至少有六、七年不曾使用過市售的清潔劑了,幾乎都是用主聯販售的橘子油精,一瓶可以搞定衛浴和廚房、甚至洗衣服都可以。可是我今年忍不住去買了一瓶威猛先生,因為實在沒力氣刷洗我的抽油煙機,一邊洗一邊有罪惡感,又擔心殘留,擦洗了好多好多遍,這東西,實在是很好用,清洗一點也不費力,但很毒啊!

謝天謝地,兒子今天終於考完期末考,我可以放鬆一個寒假,不用為了他的功課老是處在抓狂的狀態。明天他們音樂班一、二年級要到台南台中去玩,一考完就去玩,實在是太幸福了。

所以明天我有一整天很長的時間慢慢打理家事,希望明天可以把大掃除這件事結束掉。

今天打電話給清潔隊,請他們來幫我把前院的花架<舊文在此>載走,過年前清潔隊可以免費幫民眾清運家中不要的大型傢俱。沒想到接電話的小姐跟我說花架不是傢俱,不能來載,我一直盧她,我說,其實是木頭架子,也可以說是鞋架,只是我拿來放花嘛,後來她說我自己跟主管說,沒想到我一跟主管說,他就說好,應該是我實在太盧了吧?本來說要過幾天才能來,因為很多要收,但下午就來收走了,我那不小的花架,在抓斗車的爪子裏顯得渺小又脆弱,一下子就被夾得支離破碎,唉,那也是我花了不少時間釘的啊!

上週六為了把遮雨棚窗戶搭建在社區圍牆的那一戶,社區召開了會議。他很不爽,覺得只針對他,他說,「好啊,既然我門口的遮雨棚要拆,那大家都把車停進去,不要越線!」???所以我把花架拆了,老公去年買的車大得嚇人,以前放花架停車空間還綽綽有餘,現在是整個塞滿了,車頭還會有點突出去。那天老公也很火大,說他可以把我們的車頭砍掉沒關係,那人就縮回去了,他覺得我們在找他麻煩,所以就把整件事都算在我們頭上,但他可能有想到社區有一堆人開休旅車,那他得罪的可是一大堆人,所以他就說也不能強求大家都停進去,因為有人的車比較大。

我把花架丟了,不想落人話柄。真是搞不懂,侵佔的人講話怎麼那麼理直氣壯、那麼大聲?還認為是別人的錯,這社會真的是怪事一堆。

年後要找人來在窗台上做花架,我雖然總是把花草種得要死不活,但實在是很愛花,不種很難過,花架丟了,就再架一個在窗台上,既空出了停車空間,也還是有個小花架,聊勝於無。

順便整理了原來花架上的植栽,也算是件好事吧。

晚上在刷得亮晶晶的廚房裏煮菜,心情好得不得了,雖然平時也算乾淨,但有些小地方是不想動手的,因為大掃除,所以也都清得乾乾淨淨,這樣,就覺得非常愉快,想想人生真的很簡單的。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