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似乎仍然一片空白、鈍鈍的,不知該做什麼好?

公公在七月十六日凌晨很突然的、因心肌梗塞而猝逝,接下來的一週,我們所有的生活都停頓了,陷入忙亂累的過程裏。

十五日晚上,我環顧該打掃的房子,心裏盤算著要週一早上再做、還是那一晚就先做完?幾經掙扎,我想還是先做完,那麼隔天就不需要揮汗如雨的做家事了,不管怎麼說,晚上的溫度總是涼快一些。

就在我全部打掃完,地板都擦乾淨,收拾好打掃用具的那一刻,晚上10:50,電話響了,婆婆很慌張、語無倫次的說公公在急診室,我趕緊叫老公聽電話。情況好像很嚴重,以前每次打電話來說去掛急診,都是腸胃炎之類的小毛病。

先安頓孩子上床睡覺,隔天要開始上暑期輔導課了。我們立刻換好衣服出門,十一點到醫院時,公公還在急診室裏以CPR急救,已經插管,並且戴上呼吸器。婆婆說打過兩次電話給大哥,但一直沒有來,於是我又打一次,並且告知已經沒有呼吸心跳,請他們儘快趕過來,我也趕快回家載兒子。婆婆一看見我把兒子帶來,就一直問為什麼要帶孩子來?我想她心裏也有了底。

兩個孫子孫女進去急診間呼喚阿公的時候,據說心跳都比較有力,但急救了近兩個鐘頭以後還是只能放棄,婆婆進去摸著公公的手一直無神的說:「手怎麼這麼的冰?」我趕緊扶她出去坐著。拔掉所有急救器材之後,公公在凌晨斷了氣,婆婆要我們帶孩子先回家,她和兩個兒子留下處理後事。

公公在五月的時候出借了一筆錢給某人選民進黨的中常委,事後一直拿不回錢,那兩個人互相推諉,都不願還錢,所以那天公公在講電話時動了氣,電話一掛就心臟疼痛倒了下去,上救護車時已經沒有呼吸心跳,真的是活活被氣死的。不知要說什麼好?

死訊一出,地方上的人都很詫異,都說幾天前才一起吃飯,或在那裏的活動才遇到他,明明就是好好的一個人,怎麼突然就走了?

婆婆看得開,說兩個兒子都忙,所以就擇定22日出殯,以非常快速的方式送走了公公,即使才七天,我們也都已經累得人仰馬翻,不知道那些做足49天的家庭是怎麼撐過來的?

告別式簡單而隆重,送新竹火葬後,骨灰罈送竹南的普覺寺安放,去年還是前年公公就買好了他們夫妻的塔座,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一直覺得,公公其實仍然在人世間的某個角落,死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們都還沒有搞懂,兒子一直問,一個人突然不見了,不會覺得很奇怪嗎?

是很奇怪,但就是不見了,這是活著的我們很難釐清的問題。

送走了公公,我想到我自己的爸爸,去年醫生估計還有三年的時間,到現在只剩兩年不到了,雖然我們都希望因為他自己的意志力以及注重飲食規律生活等等客觀條件下,他可以活得更久,但那數字仍然一直在我心中倒數著。多麼希望可以有更多一點時間陪伴他?但就連一起吃飯都很難。

時間不留情面的努力向前走,這就是人生吧?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葛麗絲
  • 第一次經驗到死亡如此靠近是忽然失去爸爸時,我常覺得,我開始懂得人生的價值是從那時開始的,發現世界上唯一不能努力的是就是身邊的人跟健康,當身邊的人走了,再怎麼努力都追不回來;錢可以再賺,工作可以再找,就是身邊的人走了就是好走了。
    希望你跟你的父親還有很多的時間相處;但也好好珍惜可以跟爸爸一起的任何時間,因為我們永遠都不知道還有沒有下次。
  • 葛麗絲,妳的話,我很有同感,一個人不見了的感覺很不舒服,沒有他真的走了的感覺,但事實是他就是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爸爸上週回來待了一星期,我幾乎天天回去陪他吃飯,很開心的感覺~我會記得妳的話,謝謝妳!

    chihhsia 於 2012/08/31 21:24 回覆

  • 悄悄話
  • 愛咪
  • wish him rest in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