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鳥   

兒子又忘了帶鑰匙,一樣是插在鎖匙孔裏。

他在關上社區小門的那一剎那就想起來,但已經來不及了,火冒三丈的我立刻開罵,是每天都在夢遊嗎?做事總是漫不經心,而且出門前還特別提醒他不要又忘了鑰匙,是我被關在門外,又不是他,真是快氣炸了。

昨天還又好氣又好笑,今天只有一肚子氣了。

為什麼寒假的輔導課連週六也要上課?學期中週六上課只要八點前到就好,寒假卻是平日到校時間,七點半前要到。到今天我已經開始有神智不清的感覺了,我想睡覺。七點出門,路上幾乎沒有車,天又陰,看來很蕭瑟。我疑惑的問兒子:「你確定今天要上課?」他看了看四週,不很確定的語氣說:「是啊。」到了學校附近,果然有很多學生走來走去,是,要上課沒錯。

市場裏倒是人來人往,進去逛逛看熱鬧又出來了。

昨天晚上外食後,經過傢俱店就進去看床,兒子從出生以後就一直都睡放地上的床墊,小時候怕他摔下床,十五年一眨眼就過了,前兩年就有念頭該給他一張床了,剛開始還想著自己做,床架應該不難,只是把體積放大一點而已,可是木材行一直缺貨,後來也懶了,前幾個月就想該去買張床了,但這陣子真的很忙,所以在心裏想想就忘了,最近才又想起來。

看了一張實木的床,看起來堅固耐用,應該用個二三十年都沒問題,但我不想急著買,如果有空可以再到處看看,也再想一想那個款式是不是喜歡和合適,畢竟買了就要用上很久,不是說換就換的東西,要好好考慮一下。

兒子倒是很興奮他終於要有張床了。

陰暗的週六,本來想做的打掃都因為天氣不好而沒有動力,明天,會有好天氣嗎?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