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  

下了一整天的雨。

做了兩批麵包,熱狗跟奶酥各十個。兒子的早餐沒有了,所以做。明天做吐司,那是我的早餐。

在等麵糰發酵的時間,我清理了兩個櫃子。晚一點的時候清理了主臥浴室兩個洗臉槽底下的櫃子,馬上又有兩袋回收物,以及一大袋的垃圾。

最近我覺得很納悶的是,那麼多東西怎麼能塞進櫃子小小的空間裏?我到底是怎麼塞的?

很多櫃子,所以東西拿來買來就隨手一放,關上櫃門就再也看不見了,才會到現在這種失控的狀況嗎?還好櫃子多,不然家裏看起來應該很恐怖。也是因為都塞在櫃子裏,家裏看起來還是整齊乾淨,所以才失去了戒心的吧?

鄰居們在我的鼓吹下,也開始加入丟東西的行列。把「居家微整型」借給一位鄰居看,沒想到她老公看了幾眼竟然說:「人家做家事也能做到出書。」這一說,不是教廣大的主婦們全都要汗顏?我們每天都在做家事,竟然寫不出一本書來?

丟東西清出一塊一塊乾淨的空間來,會上癮。

晚上開櫃門給老公看,他看一眼說可以放些DVD在裏面,我笑了,打開電視櫃底下的門給他看,那也是空的,不用那麼麻煩放那麼遠,而且其實DVD都在它們該在的櫃子裏。

傍晚回家去看爸爸,他心情不錯,而且沒有看到我就皺眉頭說為什麼要過去?昨天他去朋友的農舍玩,煮五木拉麵吃,還有農地裏現摘的青菜,他說得很開心。是啊是啊,人生就要這樣過,我希望爸爸快樂一點。

帶兒子回到家,我把剩下的年糕全炸了,在晚餐之前忍不住多吃了幾塊,結果晚餐只吃了一點。炸年糕真的太好吃了,我毫無抵抗的能力。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