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944  

早早就起床了。

慢慢的準備早餐,甚至還把地板擦乾淨,才去叫兒子起床一起吃早餐。

老了嗎?在火車上就睡著了。這是我搭過最破的自強號,兩節車廂之間的連結器好吵好大聲,晃動顛簸得很厲害,頭都痛了,最後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下車後不想再去查看要坐那一線捷運,直接出站去搭計程車。我想我真的有點年紀了。

跟兒子一起看米羅展,也看到頭痛,因為我總是想著畫裏畫的,到底是什麼?別人都看得好認真,他們真的都看懂了嗎?米羅說遠古時代原始人的壁畫是最高境界,看見這句話,忽然覺得有點懂了。

兒子買了一幅海報回來,前幾年去看米勒展時,買回來的拾穗我都還沒替他裱框掛起來呢!

跟很久不見的二表姐約了見面。我買了三點的車票,所以二表姐一直覺得時間很緊湊,很緊張,怕來不及。去信義區的新光三越樓上的瓦城吃午飯,我們聊得很開心,兒子說我們因為一直說話所以吃很慢,大部份好像都流進他的胃裏了,我有瞄到他一直搧嘴巴一直喝水,有辣到。

後來回家的路上,兒子一直問我,他覺得我跟二表姐好像很熟,說話吃飯都不拘束。小時候寒暑假常常都會全家上台北表伯家住一小段時間,在台北唸書的時候更不用說,假日若沒事也沒回家就往表伯家跑,去吃好吃的飯菜,也在那裏過夜,都是跟二表姐一起睡,就像是自己的姐妹一樣。

兒子覺得奇怪也是應該的,他回台這麼多年,只在很小的時候見過一次表姨,而且還完全沒有印象,不過講到表姨送他的酷斯拉玩具他就有印象了。怎麼從來不見面的人卻會這麼熟悉,他的腦袋裏應該真的覺得很奇怪吧?

回家的火車上我馬上就睡著了,兒子說他不睡,我就很放心的睡,到新竹時我醒來看見這小孩也睡著了,我一直看到底到那啦?會不會睡過站了?還好剛到新竹,小孩都不能信任。

回到家先泡杯咖啡安撫我劇痛的頭,坐在電腦前面一點也不想再起來。但還是煮了晚餐。

二表姐叫我要常上台北去玩,我覺得以我這種體力,一年能去一兩次就不錯了,而且我真的很宅,動都不想動。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