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廳  

 

從九月初買了票,我就開始煩惱。我實在是太害怕疲累了,兒子又有一堆課要上。

不過,是老公最喜歡的小提琴家嘛,難得來台灣演奏,他說什麼也要去聽,那我們當然要陪他。這樣說不對,是我陪他們兩個。買票的時候,前面一點的位置都沒有了,還買不到連座,前後排三個位置,我讓他們兩個一起坐,我坐在他們前面,這樣他們可以好好討論。

剛好兒子今天段考完,四點下課,買了五點的高鐵票。偏偏在校門口等兒子左等右等都不出來,只好去教室找,原來班導在講話,而且不准先離開,就算兒子跟她說要趕車都不准。這老師這樣會不會太奇怪?離開學校的時候,已經四點二十了,雖然竹北很近,但總擔心塞車什麼的。

到中正紀念堂是六點左右,先去用餐,在寧波東街繞了一圈,老公看到寧波排骨大王,說他唸附中的時候就聽同學說過好吃,一直想吃吃看。是啊,以前唸書時,搭251進進出出,也總會經過這家店,但從沒吃過,兒子搖搖頭,覺得我們兩個真是有夠老。

排骨跟一般做法不太一樣,但我覺得炸得還不錯,也香,其它配菜其實也就是自助餐式的配菜,兒子嘴刁,覺得不怎麼好吃,我跟老公是覺得還好啦。如果是二十幾年前學生時候吃,應該還不錯吧?

今天是帕爾曼Itzhak Perlman)的小提琴獨奏會,從我認識老公開始,就跟著聽他的演奏CD。幸虧有這麼多年他們父子倆給我的磨練,讓我也能聽得如癡如醉,實在太美妙了。每一次暫停,兒子都會探頭過來問我:「媽媽,妳會想睡嗎?」去,這麼好聽的音樂,為什麼我要想睡?因為我平日總是說我不喜歡古典樂,卻要受他們不斷的折磨吧?

每一次短暫的暫停,咳嗽聲就會此起彼落,看起來感冒或過敏的人真多,在演奏中應該忍得很辛苦,幾乎都沒有聽到。我旁邊坐了一位五十來歲的女士,在這時候就會生氣低聲的一直說奇怪了!其實她自己也沒好到那裏去,竟然不斷用她的高根鞋在木地板上打拍子,真是有夠吵,嚴重的干擾別人,卻毫不自覺。而且更可怕的是,她不斷的排放氣體,是惡臭。我覺得我好可憐,為什麼會坐在她的旁邊?

安可曲一首接一首,兒子說可能有接近十首吧?最後七十歲的音樂家比了手勢,說他要去吃飯睡覺了,大家都笑了,這才終場結束一場連我都不斷回味的音樂會。

一出音樂廳,立刻疾速往捷運站走去,到高鐵站時剛剛開走一班車,等到十點半才上車,回到家是十一點半。讓兒子趕快去洗澡睡覺。

明天早上會很難爬起床,希望不會錯過交通車,我不想開車送他到新竹,我想我應該精神也很難集中。明天晚上他還要上鋼琴課,這就是我猶豫去聽音樂會的原因,今晚的數學課也請了假。唉,為什麼偏偏是週三?週末多好?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