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皂  

       

下午左手臂整個痠痛起來。痛得幾乎抬不起手。

 

我想了很久,今天到底做了什麼好事?做了兩次麵包、有運動、擦地板、刷厠所、洗晾衣服、最後,抱了大堆東西去找小弟媳跟我一起包裝皂。

 

完全是平日在做的事,手為什麼會劇痛啊?

 

最近手腕不能使力,連碗都快不能拿,可能因為這樣,所以做事的時候會用其它部份的肌肉使力,所以下場很淒慘。一整條左手臂,貼了四塊貼布,老公說我是補丁豬。

 

今天還是早點睡吧!

 

早上跟小弟媳一邊聊天一邊包皂,我包裝,她幫我蓋圖案章。完成很多工作,自己一個人做就會覺得很無聊,而且覺得怎麼做好久還做不完。

 

下午又騎車出門,去全聯社買點菜肉,明天想煮菜帶去跟爸爸一起吃午飯,他最近都沒好好吃飯,所以可能得常回去陪他一起吃才行。偏偏每天都有好多事要做。

 

今天本來還要做皂,但下午手痛只好作罷。騎車讓手又更痛了。

 

晚上煮雞酒。丟了一堆東西進去,晚餐就這一鍋。用主聯的米酒煮的,是純釀的米酒,比台酒的米酒沒那麼嗆,比較醇,今天吃了沒有頭痛。

 

昨天晚上左右鄰居輪流發出巨大不斷的聲響,讓已經睡著的我驚醒數次,實在很憤怒,半夜十一點多了,居然在敲東西,這些人到底有什麼毛病?為什麼我們就會住在這種鄰居旁邊?忍受多年仍然無法習慣。

 

希望明天手不痛了,我想打一鍋皂。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