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樹  

 

 

 

好冷。

 

偶有陽光,但又不斷下雨。

 

小時候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立華一家回台灣。我們小時候住家的距離,跟現在我跟她爸爸家的距離幾乎差不多。這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長大後各自搬離,卻還是住在附近,所以她回台,我跟她見面很方便,走幾步路就到了。

 

她今天過來,我託她帶了些東西,她不肯跟我拿錢,每一次都這樣,真是不好意思。

 

小聊了一下,他們一家要到台北去過聖誕節,過幾天才回來,她在搭車前的一小段空檔過來我這裏。

 

當然還沒聊夠。但是我了解回台灣就是很忙亂。希望在她離台前我們還有機會坐下來聊聊天。

 

午飯後,我去印肥皂的標籤紙。最費腦力的工作,因為堆積了很多,所以要弄清楚那個是那個,印錯了又得重來,要小心才行。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印好,但還有兩批皂沒印,因為標籤紙沒有了,明天出門得記得買。

 

這本來沒那麼麻煩,每做好一批皂就印標籤就沒事,偏偏懶,總是積了一大堆才印,自找麻煩。

 

下午開始搬無名舊家,真的很多事。一直想著要搬,但很煩,我最怕這種事,有看沒有懂。但已經迫在眼前,不得不動手,現在圖搬好了,但文還沒見到,真讓人煩惱。

 

下午回爸爸家去開個燈,家裏沒有人,開著燈好一點。去樂器行幫兒子買譜。他本來從網路上抓,印下來好小又不清楚,近視愈來愈深,我還是去幫他買譜回家,讓他眼腈舒服一點。

 

前兩年到鯉魚潭水庫帶回的楓樹(?),葉子又轉紅了,今年比去年多了兩片葉子,明年大概就是六片,長得好慢。這到底是不是楓樹啊?在網路上查了半天,還是搞不清楚。

 

晚上騎車去接兒子,天啊,真是有夠冷。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