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悶熱的天氣,今天吹著狂風沙,門窗都不敢開,進到屋裏還涼快得多。

週一很努力的把四層樓吸過再擦過,累得半死。好像很久沒有這麼認真打掃了。

上週去銀行的時候,帶了些紫草膏去送行員們,我看到警衛在看是什麼東西。後來我猜想他們應該不會分給他,所以昨天去的時候,順手送了兩小瓶給他,他問我是什麼?我說紫草膏,他馬上手伸進褲子口袋裏掏錢,邊問多少錢?我笑翻了,跟他說是送他的。所以我有東西要賣就直接塞給他就好了嘛!

平時常把車停在銀行,鑰匙留給警衛,需要移車的話他會幫我移。所以當然也要送他點小東西了。

前陣子替二樓書房的小氣窗做了窗簾。

後面的房子和我們距離很近,但我們沒想過會有人想偷窺,而且偷窺的對象是老公。

正後方這間房子的住戶曾經到老公的公司應徵,但不合適,所以老公沒有用他。前陣子他帶了一位朋友到老公公司去拜訪。他誇口說每天晚上都會看到陳博士在書房裏工作。老公嚇了一跳,但又不好表現出來。回家後立刻要我趕快車窗簾遮起來。這是我家唯一沒裝窗簾的小氣窗,誰知道會有人偷窺?只好裝上窗簾,白天的採光就沒那麼好了。

我笑老公,有點發福的中年男人竟然也有人要偷看?他只瞪了我一眼,兒子倒是笑了很久。

今天有拼布聚會。我的壓線終於到最後階段,雖然大概還要幾個星期的時間才能完工,但總算可以預見完成的時候了。閒聊加拼布真是很好的休閒活動,而且還可以有成品出來。

拿完菜回家去看爸爸,他正要吃午飯,很煩惱要煮什麼給我吃。我叫他趕快吃,別管我,我回家再吃就行。他又擔心我餓著了,一直趕我回家。父母永遠都是父母吧?操心的事總是多得不得了。

朋友建議我在FB設粉絲專頁,我想試試看也好,這兩天就忙這件事。大概還得忙上一陣子吧?每種皂都得做點簡單的說明,我覺得好難啊。我最不會做的,就是推銷自己這件事。

上週五菁來家裏,開始遊說我應該考慮開課的事。她說我家太適合當教室了,我不開點課太可惜。我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我能上什麼課?但這幾天這念頭一直盤旋心中,也許那天真的試試看也不一定。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可以上什麼?

明天大概又要下雨了,把沙塵下下來也好,這焚風讓人不舒服極了,一整天都昏沈沈。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