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草皂  

 

早上煮了鍋雞肉四季豆粥、魚香茄子、還做了五香毛豆。每一種都分裝一些帶去給爸爸。他不在家,天黑得發亮,真擔心他晚點回來路上下大雨。

去市場跟阿伯買胚布,準備做娃娃。我的胚布給婆婆了,她說她也要做娃娃,那天看見她縫好的娃娃身體,連她的兒子跟孫子都很不給面子的大笑出來。前後左右方向都搞錯了,接合的方式也不對。我幫她通通拆掉,讓她再縫過。

很久沒去布攤子,所以問阿伯生意好嗎?他說不好啊,現在做拼布的人很少了。真的嗎?我怎麼覺得很多很多啊?他以前都會帶來很多布,連地上都堆放著,現在攤子裏空盪盪的。布的花色也不多。他聽我要做娃娃,問我要不要棉花、眼睛......棉花我還很多啊,眼睛我都用畫的,不需要買呀!看起來生意確實不很好。

回家不久大雨就下來了。我打電話給爸爸,還好他在落雨之前就已經回到家了。

昨天老公上台北,中午打電話回來說下午會帶鰻魚便當回來,叫我別煮晚飯。我立時覺得輕鬆無比,盤算著午睡後要趕工做後背包。未料我還在午睡中就接到他的電話,他說只營業到2:30,他們去晚了,沒有了。我瞬間有從天堂跌到地獄的失落之感。所以到很晚我都還不想做晚飯。

老公說本來跟與他同去的業務說,要每一個員工都買一個帶回來,所以業務比我更失落,頻頻問店家:「真的沒有了嗎?我們只要外帶就好,不能做嗎?」哈哈,我笑出來,覺得沒那麼難受了。

傍晚時後背包終於完工,太棒了,如期完成,可以送出去當禮物了。自己畫的版,所以想再做一個留下自己用。但想想其實自己用的包好像好幾個也都是自己畫的,為什麼這個特別有感呢?也許因為以前都覺得後背包不好做吧?

下午做好背包,準備了晚餐的材料,又打了一鍋艾草皂。認真一點的話,一天其實可以做好多事情啊!

出門去新竹接兒子的時候,下超級暴雨,在高速公路上根本幾乎看不見,快到新竹的時候忽然塞車,原來是淹水了,高速公路也會淹水啊!雨太大了,來不及排掉吧?回家也是塞,平時接他回到家約6:20,今天回到家已經6:50,沒時間喘口氣,立刻下廚做飯。

這一週兒子為了他的骨牌大賽每天下課後都留校小組討論。我只好每天去新竹把他載回家。讓他自己搭公車換火車回到家大概都要七點半了,所以我還是去載他回家比較省時間。

明天也會這麼大雨嗎?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