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  

每一回遇到下雨天,幾乎沒有例外的,在兒子要出門的那幾分鐘之內,就會下起暴雨,我們母子倆上車都濕漉漉的。然而十分鐘之後我返抵家門,雨就已經完全停了。

讓人不得不有怨恨的感覺。

週日兒子跟剛考完大會考的學妹去新竹約會。我們兩老決定去逛逛新竹巨城。上回塞在路上不得其門而入,最後落荒而逃的經驗仍然鮮明。所以老公說如果像上回一樣恐怖,那麼我們就趕緊回頭。但交通很順暢,完全沒有人潮。

中午發神經去吃在巨城一樓的PAUL,吃完還帶草莓派回家。這一餐幾乎要我一週的菜錢。雖然鴨胸不很嫩,應該粉紅色的肉都熟透了,但麵包還挺好吃的,下次去買麵包回家吃吧。

回家跟兒子說,他大叫說:為什麼?為什麼每次都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去吃大餐?

呵呵!

昨天早上鄰居過來買兩塊皂。順便坐著聊天。這一聊真是大驚,端午是下週一??我完全狀況外。沒訂粽子,也沒打算包粽子,這下真是糟了。

今天早上趕緊列了清單,到街上雜貨店去採買。前幾週就跟主聯訂糯米,完全訂不到。最近訂白米也沒有,看一下清單才知道不管白米糙米糯米,全部都沒有庫存。那我之後要吃什麼?只能到外頭去買米了。

大概前陣子食安問題太嚴重,所以社員人數暴增,把米都給吃光光了。是這樣嗎?

糯米沒訂到,就完全沒有包粽子的心情。今天不得不去雜貨店備齊材料,週四得動手包。

前一兩週還跟老公問要不要訂粽子?他也沒什麼興趣。我說:可是我買了蛋卻懶得醃鹹蛋,所以沒有鹹蛋耶!試圖讓他說出那就去訂吧。但他說:可是我們小時候吃的粽子也沒有鹹蛋黃啊,有什麼關係?所以,他發出了「妳還是認份點自己包吧!」的訊號。

有人想吃我包的粽子,那麼我當然要包了。

昨天去新竹接兒子,順便去Costco一趟,橄欖油特價,買了兩桶做皂用。也買了些水果和魚、肉。買了一箱芒果,昨晚就切來吃了,剩下的放在餐桌上,今日滿室生香。晚上又切芒果吃,第三顆切開有蟲。兒子問我在那,我撥開給他看,他又大叫:芒果色的蟲耶。

今天還是去新竹接兒子。有點累。

正在看伊藤比呂美的閉經記。正符合我現今的景況,看來津津有味。更年期的女人的身體、生活、及想法等等不一而足的種種。既是女人必經之途,那麼就開心一點過吧。

早上去看爸爸。他提及某位伯伯剛剛過世,感嘆人生的循環。又催我快快回家,怕又要下大雨。

今天在花園裏收成了一根秋葵,還有一大堆的九層塔,跟蒜頭一起切碎了調味涼拌茄子。初春種下的秋葵被蟲啃得只剩一棵,所以大概每天都只有一根能吃吧?想要自己種菜來吃,大概只能望穿秋水了。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