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前晚燒到38℃,昨天早上起不了床,只好請病假。他從來沒請過假,為了要替他請假,我查找了很久,才找到一隻請假專線。

帶他去看醫生。由於我還要去銀行郵局辦事,分頭去比較快,所以直接把他丟在診所門口,他自己去看醫生,我去辦事。醫生早就認識他了,而且他也大了,自己看醫生應該沒問題。我從銀行要離開的時候,車後方停了一輛車,警衛也遍尋不著車主,是幼稚園的娃娃車,我只好打電話到幼稚園去,請他們盡快聯絡他來移車。被堵了半小時,兒子在診所等我,讓我更急躁。

午飯後,換我到醫院去做復健。午睡簡直是一睡不起,這種天氣在外頭跑來跑去,特別特別的累。

四樓的氣溫這幾天仍然在37℃,可怕的高溫。

今天下午下了幾滴雨。空氣有點涼,不再那麼悶、躁熱到讓人無法忍受。

昨天晚上早早就關了門窗躲進房間裏吹冷氣,為了打發時間,老公還拿了教父到房裏去看。因為房裏沒有電視,我堅持不肯裝,就像老公堅持一樓不裝冷氣一樣。

原來約了水電下午來裝加壓馬達,但遲遲沒出現,後來才接到電話說他手上的工作無法做完,所以要改時間,我從兩點半等到四點半,但也沒辦法,只好另外約時間。

要約時間的時候,我才發現我還真忙,很難約。好像老是不在家。復健不知何時才能結束。

週五就要上作皂課了,到現在還沒空先看一下課程,以及準備工具和材料,只先印了講義。不知道自己到那天會不會出差錯?

雖然做復健很辛苦,但不知不覺間和治療師們也熟悉起來,總是能夠一起愉快的聊天,令人開心。不過,從八月溽暑開始做復健至今,常常在正午十二點多出門去醫院,整個人曬黑了一層,前兩天自己才注意到,我還從來不曾這麼黑過,今天出門乖乖的拿著傘,再黑下去會嚇死人吧?

很熱,但還是抓了一點時間,稍稍整理頂樓亂糟糟的花園。發現又結了一條角瓜,每天都是公花母花輪流開,永遠都不結果,真是好不容易。再過幾天餐桌上又會有好吃的角瓜了。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