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週三提著一條剛做好的吐司,正要出門去爸爸家,接到阿姨的電話,說爸爸因為便血,去看醫生,醫生要求住院檢查,要我過去幫忙處理。

我嚇一大跳,先打給大弟跟他商量,爸爸想到長庚去。大弟說要考慮病床的問題,不如先留在這裏檢查,有問題再說。也對。

到醫院時,爸爸正在等病房,神清氣爽。阿姨說醫生說他已經流失800c.c.的血,血紅素不足,住院先輸血,再做其它檢驗。

我跟老公還有兩個弟弟來來回回的講電話。大家不知道該不該轉院。這所鎮上的醫院破舊而且醫術不佳,我們很沒信心。老公到處打電話詢問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安排大醫院的床位。

在等床的時候,護理師有告知要稍等,要先處理別的病人。壞脾氣的老爸一直抱怨:「為什麼要等這麼久?」護理師被唸怕了吧?先帶我們上樓去病房。一進去爸爸又說:「有這麼多空床,為什麼要等?」「人家要準備呀!還有別的病人要照顧。」

醫生說要照胃鏡,晚餐後不能進食,但隔天中午才有空照,那會餓壞,連水都不能喝。小弟買了包子讓他晚上當宵夜,希望他不會那麼餓,但他又不高興,說:「為什麼要買?」然後晚上阿姨弄給他吃,他就是不吃。結果第二天早上一直叫餓。

對於要照胃鏡這件事,爸爸很害怕,不斷的問:「聽說照胃鏡很痛,要五花大綁,不可以亂動。說長庚的不會痛,最好。」他一直想去長庚。我說:「你那是幾年前看的啊?用麻醉就好了,幹嘛五花大綁?」

「以前妳外公開盲腸,沒打麻藥,就五花大綁,直接開刀。」

「真的假的?怎麼可能?」

「真的,那時後龍那家醫院沒有麻醉師,就直接開,他痛得大吼大叫,好可怕。」

又不是住在原始叢林裏,就算是民國六十幾年,應該也不可能有這種事吧??

所以他很害怕可能要被五花大綁,又很害怕會痛。我們幫他自費做無痛檢查。但他當然不知道自費這部份。

小弟叫我下午回去,他顧就可以,他說不用浪費這麼多人力在這裏,也叫阿姨回家休息,因為晚上換她顧。

 

DAY 2

 

第二天我十點左右到醫院。前一天和小弟討論了很久,猶豫不決,最後是想先做完檢查再說。但我們倆回家都一直覺得這決定不好。

所以小弟說,他想等做完胃鏡,報告出來,若沒事就出院,若還要住院就轉院,我也這樣想,就這樣決定了。

中午照過胃鏡,醫生說有點潰瘍,但並未出血,要安排第二天做大腸鏡。

爸爸回病房後半個多小時慢慢醒來。一直問著有照過了嗎?怎麼喉嚨食道都沒感覺痛?真的有照嗎?還是只是讓他睡一覺,根本沒做?不斷的告訴他有做,但他始終半信半疑。

兩天輸了四袋血。

跟護理師說要轉院,但為恭沒有床位。所以我們辦出院,幫爸爸先在為恭掛門診。預備門診後若需要住院再處理。

我覺得他人根本沒事。前一天還很有精神的人,在醫院躺了兩天,躺得精神很差。我覺得一直住在醫院元氣會被吸光。昨天他回到家往他慣坐的椅子上一坐,我問他:這樣舒服多了吧?他還不太有精神,但一直點頭,然後說:「我覺得好安心喔!
晚一點我打電話回去沒人接,打阿姨手機,他們已經去散步趴趴走了!

DAY3

 

早上到為恭去問高齡友善,結果是90歲以上才算高齡。大概現在是高齡社會,八十幾也不算什麼!櫃台小姐說肝膽腸胃科9:30才開始門診,醫生早上要做檢查及查病房。小姐問我爸來了嗎?那時才8:15左右,我說來了耶!她問掛幾號?聽到56號就幫我查一下,22號取消掛號,所以她非常好心的幫我們換了號。
爸爸說要先去台銀領錢,就慢慢走去,反正還早。

他帶了今天的便便去,後來檢驗科請他裝進他們的容器裏,但他也挖了很多衛生紙進去。小姐面有難色,說那樣不行,驗不準。他就開始抓狂。後來他決定去上厠所,要小姐給他東西裝,小姐請他便在高一點的地方再取就好,他不要,一定要容器,可是人家就沒有啊,他就大聲的一直罵人,我一直跟他說我來處理,他就一直發火,檢驗科裏的人都走出來看,超丟臉。那小姐都快哭了,我請她隨便拿個什麼東西給他都好,最後她拿了裝尿用的塑膠杯給他。他說:「這樣不就好了,真是不知道變通。」我臉上三條線。只好一直跟小姐道歉,真是不好意思!!然後跟著爸爸後面,我唸他,脾氣幹嘛那麼壞?他還理直氣壯的說:「我是老人家,老人家都這樣,沒有耐性。」我很想說,你根本一輩子都這樣,那是什麼老人家的關係?好脾氣的老人家也滿街都是。

檢體取好要交給櫃台時,小姐正在替別的病患抽血,請我等一下。然後爸爸就一直說:「為什麼沒有人?妳叫啊!叫他們來啊!」

「她正在忙,等一下沒關係。」

「真是差勁的,怎麼都沒有人?」

「有啦!在這裏啊,她在忙,等一下。我處理就好,你去坐。」

「這個窗口為什麼沒有人?到底要等多久?」

「等一下就好了,你去坐啦。」

他怎樣都不肯去坐,真是搞死我了。

醫生看完檢驗報告說沒問題,開了胃潰瘍的藥給他吃,兩週後回診。

阿姨一直說流失800cc的血......所以醫生看了一下原來醫院的檢驗報告,他說血紅素正常,而且如果一下子流掉那麼多血,會休克。

所以我直接跟爸爸說你被敲詐了。但他堅持是因為住院兩天打了很多點滴還有藥加上輸血才讓他好的。拜託,他根本不用輸血。那天早上我到醫院時,他正在等病床,根本就是神清氣爽,好得很。

阿姨一直說把他當小孩子就好。小孩子比較好搞,這種老人跟小孩一樣胡鬧,卻又覺得他什麼都懂,根本不理我們說的話,那是小孩子?

所以算是虛驚一場嗎?可真是把我們搞得人仰馬翻啊!!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