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蔥酥  

天真的冷了。中午時風大起來,回家後沒再出門,只聽到風聲呼呼呼好大聲。

今天拿菜。兒子晚上留新竹上課,不回家吃飯,所以拿了菜也沒有菜好多可以煮這個那個的興奮。

晚上只炒了米粉,烤一條香魚給老公,炒高麗菜。簡單到不能再簡單。

昨天替老公準備好了便當,他到晚上才想起來今天不要帶便當,所以明天兒子就帶這個便當了,我今晚也就不煮菜了,省得一冰箱的剩菜。

下午認真的做了點事。烤兩條吐司,紅蔥酥也炸好了。

切紅蔥頭的時候,眼淚直流,真的是痛哭流涕,眼睛刺得都快張不開。切的時候好多,炸好只剩一點點,但好香,正好拿一些來炒米粉。

紅蔥酥真的費工費時。以前都買現成的。在美國時有一次聽一位朋友說某人的媽媽從台灣來帶了好多她炸好的。我那時心想,哇,原來可以自己炸,可是那媽媽也太勤勞了吧?後來回台灣後,買紅蔥頭方便了,我也想試試看。買回來才知道原來是件嚇人的工作。

先剝掉外皮,常會有發霉的。單單這一點,就讓我不敢再買外面現成的,我不太相信工廠可以像我們這樣一顆顆挑揀得乾乾淨淨。炸油也是,家裏用的油新鮮乾淨。不敢再買,就只好自己做了。

收拾好廚房,忽然又跪在地上擦起地板來了。這兩天手不知為何又比較痛?擦完地板我就後悔了,不該做的。

開始打皂。庫存仍多,但很想做皂,所以慢吞吞的開始我今年的打皂工作。做皂真的很好玩,但做太多賣不完用不完也很傷腦筋,想要繼續做也不行,好討厭。

前兩天去加油順便洗車。加完油拿信用卡付帳,後來小姐很不好意思的說怎麼刷都刷不過,可能晶片舊了。我拿回來要換一張,然後瞄到原來我拿的是提款卡,瞬間臉紅,真是不好意思。去洗車的時候,她們可能以為我車窗關上聽不到,兩個女生大聲的討論我把提款卡當信用卡的蠢事。

最近家後面有隻狗常常叫。第一次聽到時,我從二樓衝到一樓跑到門口,還以為是TACO回來了。但門前安安靜靜,什麼都沒有。唉,我真想念TACO。就算它是隻野獸,還是我從它小時候就養的狗啊!到底能跑到那裏去呢?

上次在Costco買的巧克力酒糖已經快被我吃光了。每天中午跟晚上各一顆。老公每天都在尖叫,妳快把它吃光了。可是明明是他自己不吃的。每次他吃掉什麼東西我叫的時候,他也是這樣說的:明明是妳自己不吃。我超愛吃這個,每天忍不住就是要吃。

我決定,下次去再買一盒回來。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