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忙碌的一天。

樓上樓下全部擦了一遍。打一鍋皂。烤了一條法國麵包。縫好一雙室內鞋。這些是在午睡之前完成的工作。

習慣在兩點左右去躺平。然而最近鄰居不知為何總在中午回來,然後,在下午2:30,剛剛沈入夢鄉的時候,隔壁的先生猶如要滅火的犀牛般衝上衝下,帶來不下於地牛翻身的效果,失火了嗎?我總有一瞬間的疑惑。神經質的我受到驚嚇從剛剛熟睡的狀態驚醒。(不用上班嗎?)

接下來,必定是不停的進出他家大門,門極用力的開啟關上。去發車,車至少發上十來分鐘,車門開關至少十數次之後,終於留下安靜離去了,而我也已十分清醒,再也不能入夢。總是,只好擁被坐起,嘆口氣,下樓去沖杯咖啡提神清醒,安慰我受到驚嚇的靈魂。

所以我為他取了外號,叫做大象,他那千斤重的腳步聲,真是讓人難以消受。

疲累完全無法解除。

難得勤勞的一天。猜想自己是不是能回復勤勞工作的狀況?懶散很久了啊。

傍晚真的好冷,騎機車去載兒子,回到家手都凍僵了。本來巷子裏有一側的路邊可停車。前兩年地主把一棟鐵皮屋修整後變成出租的停車場,至少少了三輛車的停車空間。最近,他又把田剷平鋪上水泥,再度搭成停車場,這一來,又殺掉了六七輛車的停車空間,幾乎沒有地方可以停車了。我猜原來停路邊的人都很不爽,所以他的停車棚至今未租出半個。所以我去接兒子也不敢開車出門,怕回來沒地方可停。上個週末就十分悲慘的停在走路近十分鐘的地方,其實也還好,只是早上送兒子去搭交通車,時間分秒必爭,停那麼遠,就得早十分鐘出門啊!

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一片菜田就不見了,綠地愈來愈少。

前年裁剪了一大堆室內鞋的布,今天終於完成了最後一雙。但是為什麼又只剩下一雙新的呢?我考慮再裁剪個幾雙來慢慢縫。又想做個後背包。我總是想得多,做得少,但願能夠勤快一點,才能把想法都付諸實現。不然就只是空想的人生了。

明天要拿菜,又得出門去了。我好想一直待在家裏不要出去,尤其現在這麼冷。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