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常的為先生孩子準備便當。

  先生偶因工作需要在外奔走,不方便帶,孩子每日上學則從無間斷。

  孩子上小學前我曾詢問學校,但學校以學生必需學習過團體生活為由,禁帶便當。小一的寒假,爆出病死豬肉事件,且這些豬肉很大一部份流向學校的營養午餐,我實在耐受不住,又向學校提出詢問,再次被拒絕。

  我無法接受孩子的吃食不能由我決定,不懂學習團體生活為何一定要吃營養午餐?我不屈不撓,我不要我的孩子吃不是由我挑選準備的食物,我打電話到縣教育局去詢問。教育局的說法是學校不能強迫學生吃營養午餐,他們也立即致電學校說明。我得到了勝利,我的孩子終於可以吃我為他烹煮的午餐。

  到了三年級,校長要我寫切結書,內容為若孩子因吃我準備的便當而出了任何問題的話,必需自行負責。十分不解這切結書的用意,我歸之為找麻煩。我始終覺得,為孩子準備吃食是母親才能享有的特權,學校不能也不該剝奪了去。先生直接打電話給校長,說會請律師過去寫,校長立刻改口說不用了。如此孩子才安然的吃我準備的便當直到畢業。

  帶便當原是件簡單的事,不知為何變成如此曲折麻煩。

  一直到現在,我準備便當或是他帶便當都是理所當然的習慣了。

  我從來稱不上是個稱職的母親,多數時候我自顧自的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唯獨對於飲食,不知為何特別堅持執著?健康的身體是做一切事情的基本吧?

  小時候的年代,大家都帶便當。我家沒有母親,但父親也盡職的準備早晚兩餐以及中午的便當。每天回家便當盒洗淨後,還要放入大鍋裏蒸煮。父親最害怕的事大概就是我們生病了,只要有一個孩子生病,已經很辛苦的生活會更加麻煩。

  回想起來,好多好多年的時間,每天晚餐桌上除了飯菜之外,一字排開的五個便當盒好壯觀。從學校畢業後搬回家住,每天出門上班仍然拎著家裏做的便當,我從來不愛外頭的飲食,家裏的味道最好。

  先生在美國工作的那幾年,每天都帶便當。他的中國胃無法消受日日享用西式午餐。據他說,每天中午把便當送進微波爐,加熱不久味道散逸出來,同事們就圍到他桌邊來等著看他的午餐,不管他帶了多麼家常的菜,同事們總在謎底揭曉的時候大聲讚嘆。後來他不堪其擾,躲到餐廳的角落去吃便當,但經理卻端了午餐來坐在他旁邊,一樣探頭觀看,說:「我聽很多人說,你的便當都是中國菜,我一直很想看看。」

  我聽了不禁大笑。老美都愛中國菜,我家廚房簡單料理的家常菜在他老美同事眼裏都是餐廳裏才吃得到的美味啊。

  延續父親的習慣,我總是在晚餐時把便當一起準備好,省事方便。以前很多同學的便當都是他們的母親一大早起床做的,帶到學校仍然溫熱。那時覺得頗不可思議,就算是現在,我也無法早起做飯做菜準備便當。做一頓飯菜要花的時間很多,我動作慢,還是前一晚做好比較安心。

  現在學校都備有營養午餐,因此幾乎都撤去了蒸便當的設備。剛開始我日日中午為孩子送便當,但我怕麻煩,在網路上找到保溫便當盒,一用就是十年。每天早上我微波加熱讓他帶出門,溫度可以維持到中午。現在上了高中,學校可以蒸飯了,我換上不鏽鋼便當盒給他,每天早晨從冰箱取出直接帶出門,我更省事,孩子也很開心終於擺脫那個他說像炸彈一樣的龐然大物。

  孩子已經高二,可以替他準備便當的時間只剩下一年多,想到這,不禁覺得很失落,做母親的重大責任之一將告一個段落,而孩子也即將拍起他已經豐盛的羽翼展翅而去,不回頭也不眷戀。

  還好,身旁的先生還需要我為他準備便當,很多年。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