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石泥桂花皂  

 

早上做皂的時候,某種油的份量倒錯了,皂液多出來就知道不對。一邊心裏想著糟糕,一邊還是放進了保溫箱。鈉的份量也不對了,成皂可能會很軟,但也不能重來一遍,只好放著再看了。

切昨天做的皂的確也是偏軟的,今天做的這批多放了油,大概要更軟。還好晚點去看,已經皂化了,至少會是肥皂。

出門去銀行辦事,順便把堆積下來的事情一次處理完。去鐘錶行把手錶修好了。第一間找不到零件,要我把錶帶換掉,可是他拿出來的錶帶都很舊很舊,褪色了的那一種,我當然不想要。去寶島鐘錶,師傅倒是很洗鍊的立刻找出零件工作起來,因為我的錶太小,所以他要修改零件,花了一點時間,只收50元,一邊說這工作不划算。

終於又可以戴著錶,隨時觀看時間了。

最近家這邊從早到晚都是燒柴油的廢氣,一直以為是工程車在工作的關係,已經兩個月有了吧?每天都覺得自己在慢性中毒中。昨天晚上等垃圾車時跟鄰居聊起來,原來是後面在蓋樣品物,他們放了兩台大發電機,難怪每天那麼臭,搞清楚來源後,今天回家時順便繞過去看一下,回家後立刻打環保局檢舉。今天風很大,所以下午以後我也不知道到底還有沒有味道?或者我已麻痺了也說不定。

午睡前拆洗了我們和兒子的床單被套,早上該做的事,卻拖拖拉拉,但還是非做不可。

接了兒子,我們到街上去。馬上要段考了,他現在才要找參考書。前幾週去新竹買的時候,他說只要買兩本,其它都不需要。現在又火燒屁股、十萬火急的非要不可。只好到街上去買,回到家已經快七點了。

鄰居今天不在家,跟我說車可以停她家門口,正好我本來就擔心晚回來停車位不易找。兒子說,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啊。沒錯,太感謝了。

傍晚的時候,我不想上樓去擦地板,雖然風大沙大,每天擦都還是很髒。但今天我不想做。我比較想看書,安靜的看了一個半小時的書。村上春樹最新的著作: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很好看,一不小心就快看完了。可以一直看書一直看書的時光,很幸福。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