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019  

 

早上整理床鋪的時候,心裏想幸好前陣子有太陽時曬了很多次被子,不然現在又濕又冷的真讓人不舒服。

 

二表姐打電話來,因為我今天要去台北,所以她要來跟我會合,見面聚一聚。這樣我就有了伴。

 

十一點出門去搭火車。帶了一本書在身上,我是以重量來決定帶那本書的。比較輕的書勝出。山崎豐子的花紋,很好看。所以一上車就看到快下車。時間很快就過了。

 

找出去年做好卻從未用過的袋子,因為兩側有口袋,可以塞水壺和雨傘,放好不禁笑出來,怎麼都是紫色系的?

 

跟二表姐約在捷運石牌站。診所還在休息時間,我們就到對門大樓的待客室去聊天,有沙發可坐,外頭在下雨,裏頭很溫暖。

 

醫生一看見我,就問嘴巴可以張開了嗎?我說漸漸張開了。他又問有幾指?我說兩指。他說那就算正常了。然後他說,妳從頭說給我聽,到底是怎麼張不開的?我一邊說他一邊問,然後說他要寫成案例,因為很特別。我很想跟他說,那現在開始不可以跟我收錢,呵呵。他跟一旁的護士小姐說:「快點,快點記下來,她說妳就寫。」

 

今天只有看拔牙的傷口而已。跑很遠啊!但醫生說傷口要一個月左右才能完全癒合,所以旁邊的大牙現在還不能處理,只好又約了一月份再去。

 

出診所是2:30,二表姐跟我到捷運站旁的丹堤去吃點東西,也坐下來繼續聊天。

 

老公打電話來問情況,還要我買台鐵便當回去。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每次上台北跟二表姐碰面,她都說我時間怎麼排得那麼緊。我搭四點的火車,其實回到竹南車站正好開車去接兒子,這一來一回光是搭火車就要三小時呢!所以她說下次去要早點出門,可以先吃過午飯再去看牙。

 

回程的車上,前面兩排座位都拆了,變成輪椅用的車位,不過塞滿了行李,還有嬰兒推車,可是上面放的是狗狗。我瞪著那個身障的標誌看了很久,不知道我的位置是不是對的,很猶豫的坐下來。

 

拿出花紋繼續看,其實很累了,眼睛很想閉起來,不過書好看,看得很入神,連中間停了幾站都沒有感覺到,後來抬眼見外頭天都黑了,嚇一跳,不知到那了?是不是坐過頭啦?剛剛到新竹,把書收起來,以免真的坐過站。想到下車要付一百元的停車費,身上零錢不夠,不知道為什麼會去問坐旁邊的女士可不可以跟我換零錢?因此打開了話匣子。

 

她就住爸爸家附近而已,也認識爸爸,所以問我他現在是不是獨居?我說是,但已經到中壢去跟大弟住了。她說她遛狗時常見到爸爸,問他要去那,都說要出去吃飯。從旁人口中聽到父親平日的身影,不知為何特別難受。明明又寂寞又孤單,為什麼還要那麼逞強呢?

 

下車後直接去接兒子,等了幾分鐘他的交通車也到了。

 

回家脫下鞋子,好像得到解放一般。很少出門很少穿鞋,所以穿鞋對我來說是件很不舒服的事。晚餐是準備好的,昨天滷了牛腱,早上出門前又切了雞丁,洗好蔬菜,兒子去洗澡,我快速的煮好兩道菜。雖然買了便當,但便當裏沒蔬菜,加上兒子隔天要帶便當,所以吃便當,桌上還是有三道菜。

 

我太晚吃午飯,所以只吃了水果,到十點就餓得受不了,但不想再刷一次牙,反正睡著了就不覺得。

 

累死了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