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響很奇特的,只有下半部有電,上半部毫無反應,所以我跟老公說,我們家的音響上半身癱瘓了。

這組音響是sony的,已經有十八年多的歷史了,因為是先生唸完碩士搬回台灣時特別買回來的,所以是水貨,這許多年來有一些故障也都沒有辦法修,就這樣看著它一點一點的老去。以前的東西真的很耐用,現在就算買的是名牌,也不等同耐用二字。

所以我好一陣子沒有音樂可聽了。總是一個人在家的我,有時覺得家裏真是過份的安靜了。

上週六開了一個超級迷你的同學會,總共只有七個人參加的同學會,和上一次三十幾個人出席的盛況真是天差地遠。人雖然少,但還是聊得很開心。這一次的主辦人本來不是我,但去年自己舉手接下來的同學,用了各種理由推托:不會用電腦啦、不舒服啦……的,所以我接回來辦,沒想到她卻把我當秘書,三天兩頭打電話來追進度,我煩不想接她電話,她就手機跟家裏電話輪流響,弄到我要抓狂。當初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她要自告奮勇的接下來?既然接了,就應該自己負責,結果,不做還出嘴巴指揮別人,也不知到底是什麼意思?到了開同學會的當天,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宣稱她自己是主辦人。

真想尖叫一下。

因為人太少,所以下次的主辦人沒有著落,我看可能要再過個好幾年,才會再有同學會了。

那一天,最後只剩我和其他三位同學,我們還到麥當勞去續攤,除了一位住在台北,其餘的我們三個都住附近,也比較常聚會,住在台北的同學還單身,時間自由又自主,買了9:30的車票,我們是捨命陪君子。我平時很少在外面待上這麼久的時間,所以第二天真的是累得一直睡。

出了兩天的太陽又不見了,昨天本來是摩拳擦掌預備洗床單被套、曬曬棉被、刷洗一下門窗的,沒想到又陰又冷,棉被當然是沒得曬,但還是去洗了兒子房間的陽台門窗,真是冷,可是洗得好乾淨,看了就很開心。

今天又開始下雨了。

兒子明天要去國家音樂廳聽演奏會,氣象報告說明天是入冬後第一波寒流,讓我很擔心,聽完演奏會預定抵達學校的時間是晚上11:00,我們還算住得近,很多同學是住在其它鄉鎮,回到家大約都要12點過後了吧?天氣又這麼冷,真怕兒子感冒了。

昨天看見一顆草莓長得好大,而且紅了快一半,今天就會熟了,沒想到早上上樓去摘只剩下蒂,入秋以後還沒摘到半顆草莓,總是一紅就被鳥或蟲子捷足先登了,可能要種上一大片,才有機會摘到一兩顆吧?鳥或蟲都吃飽了,剩的才給我們吃。

看起來要冷好一陣子了,大掃除先放一邊吧!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