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報  

昨天去市場買雞大腿,想做醉雞,明晚有客人來吃飯,那知道回到家取出一看,要她去骨,竟然剁塊。

只好今早再去一趟市場。很機車的講了三遍:「去骨就好。」

順便逛市場,本來睏得眼睛都睜不開,跟攤販們聊聊天之後,很開心就有了精神。

今天把書架上的剪貼簿全清掉了。很捨不得,但留著亦無用。爸爸聽到跟我說,我以後找不到資料的時候一定會後悔的。我笑著說,這些東西我已經幾乎二十年沒翻過了,裏頭有什麼我也不知道,閉著眼丟最好。

不過這些剪報資料實在是花了我很大的心血去做的啊!

堆起來大約到我的腰高,但是這裏只剩約1/3不到了,前兩年就大丟過一次,這些剩下的,終於也被我丟了。

清出來的書架馬上又被沒地方放的書給塞滿了。

還有好多雜誌,郵政月刊?二十年前訂了好些年,到底為什麼訂啊?還有好多好多聯合文學。郵政月刊該丟了,但是聯合文學很難把它當垃圾給丟了,一本本的也都是文章在裏頭。再想想吧!

晚餐又外食。最近煮菜煮得很沒勁,愈煮愈難吃,根本不想煮,外食好了。婆婆也一起去。

東西似乎沒有減少,但明明丟了好多好多。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