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當袋  

從週日丟帳單開始,我不斷的在二樓書房整理著,繼續不斷的丟,清出了一些空間,原來凌亂的書房,開始看見一點秩序。

昨天兒子開學了,送他出門搭車回到家才6:30。時間忽然變多了,我烤了兩條紫色地瓜吐司、洗衣服、洗地墊、三四樓擦了灰塵、換床單、吸塵、再擦地板、刷浴室。做了許多許多的事,在中午12:30出門去醫院做復健。

一停下來忽然覺得好累。可能護肘綁得太緊,導至兩隻手臂肌肉痠痛,昨晚連覺都睡不好,痛得我唉唉叫。

今天好多了,但不敢再做事,只洗了床單。等手不痛了再說。

替兒子做便當袋,布剪好很久了,也車了一點,然後一放個把月。本來一個小時可以搞定的,今天不知腦袋為何轉不過來,連拆五六次,快瘋了。這便當袋明明都做過好幾個了。最後車好後發現還是不對,但小孩沒感覺,算了,再拆我應該會想直接把它丟了算了。

樓上的九層塔長得很茂盛。昨天煮三杯雞,今天做打抛豬肉,只要用得到九層塔的,最近都會一直出現在餐桌上。明天九層塔煎蛋算了。

剛買了40歲起,簡單過生活這本書,我以為是像我最近喜歡看的中老年生活描述的書,結果不是,完全是叫人整理丟東西收納的書。書的簡介並不是這樣的。有種被騙的感覺。這叫地雷嗎?

大伯送了一箱柚子來。上週訂菜時本來要訂一箱柚子,後來想到連著幾年家裏都好幾箱柚子,怎樣都吃不完。所以學乖了沒有訂,果然就收到一箱。今天開始吃柚子,我不愛,他們父子倆吃了都說好甜,那我明天也吃吃看。留下柚子皮,準備再做柚子皂了。

今年不做鳳梨酥,想做綠豆椪,但不知有沒有時間,事情怎麼這麼多啊?

 

 

 

創作者介紹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