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是週日的早晨,社區裏還靜悄悄的,天地一片靜好,七月的陽光在被風吹得翻飛的樹葉上玩著光影遊戲,我著迷又入神的看著。這時候覺得挑高五米多的房子也是好的,撇去望著天花板的蜘蛛網無論如何都清不到的痛苦不說,四米近半的大扇窗戶讓我可以把門口的大樹和湛藍的天空全收眼裏,一覽無遺。

  清早被尿意吵醒,去過厠所之後,睡意全無,才清晨六點半,週日的早晨這麼早起床做什麼呢?雖然是睡意全消了,但仍是愛睏得緊,頭也像戴了孫悟空的緊箍咒,不時微微的痛著。先泡一壺熱茶,切了兩片檸檬蛋糕,是我簡單的早餐。

  早餐吃完了,坐在電視前無聊的按著遙控器,週日的早晨時間怎麼這麼長?頭痛、眼睛又因為沒睡飽而腫著睜不開,索性關了電視,拍拍沙發上的靠墊,整個人躺了下來,想要瞇一下眼睛,卻看見客廳超大的窗戶成了觀景窗,原來,自己家門口就有這樣迷人的風景。

  前一天的夜裏,把家裏的相簿都搬到房裏,開了冷氣,一家三口在大床上分享過去曾有的歡笑淚水,主角當然是兒子,從他出生到現在,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回憶竟然有那麼多,如果沒有這些相片該怎麼好?還有我和先生在兒子出生之前的年歲,那些年輕美麗的相片,成了我們互相取笑的題材,原來不經意間,歲月就以十年為單位跳過了好幾步,我們都進入了中年,歲月在臉上在身上狠狠的刻劃下它想要留下的痕跡,一點也不留情。

  一家三口邊翻相片邊笑邊鬧,到午夜十二點半才熄燈睡覺。難怪我夜裏睡不安穩,一直做夢、也難怪早上起床會這麼不舒服,因為太晚睡、也因為沒睡好。

  夏天的生活有特別難捱的感覺。到傍晚下廚的時間達到巔峯,整個屋子熱烘烘的,還要加上爐火來助陣。所以晚餐常常是草草了事,一家人趕緊關燈關窗躲到房裏去,開冷氣避暑。

  度過溽暑最好的方法可能是坐在沙發前吹著風扇,什麼事都不要做,發呆就好。

  也許沈到一本書裏去也是個好辦法。兒子常常一個人坐在窗前看他的故事書,風扇也不知道要開,就看他豆大的汗珠一顆顆的從額頭滑落,卻完全不知覺熱,可見書裏的世界和人間的世界完全不一樣。

  這時就會羨慕在外頭上班的人,坐在辦公室裏頭吹冷氣,完全不能感知外頭的酷暑,工作上所有的規律如常一般進行,不受外頭近40度的高溫一絲一毫的影響。

  在家就完全不同了。沒有風、沒有雲、天空藍得連眼睛也睜不開、連空氣都熱得沈滯不動,即使家中門窗大開,也是枉然。自動將家事的量減到最低,但三餐不能不吃、衣服不能不洗,稍一勞動就渾身汗濕,彷彿剛從三溫暖的蒸氣室裏走出來。

  這許多年來困於家事及各種瑣碎的事務,閱讀已經變成一種很輕的習慣,似有若無、亦可有可無,雖然每天仍然小量的讀著書,但量相當的少。規定兒子的暑假至少要兩天消化一本書,我看他坐著認真讀書完全忘了書外頭的世界,叫他也聽不見,心有所感,於是我也開始一個小時一個小時的讀著我買來卻一直沒空讀的書。 

  果然讀書是最好的消暑涼方,什麼也聽不見、什麼也看不見、連盛夏這樣無法忍受的溫度都消失不見了。

  和兒子各自佔據一張沙發,吹著風扇,各自閱讀自己喜歡的書,是我們剛剛發現的、最佳的避暑盛地,就在自家的客廳裏。

99.08.06刊於台灣時報副刊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