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2.jpg

說起來,我們家的生活真的很規律,就連出門去玩也一樣,時間到了,所以就想好久沒出門了,該出門去走走了。

然後開始討論地點、決定以後再找旅館、安排路線。雖然都只是小旅行,但仍然是要費神安排的。

在台北讀書的時候,好像幾乎沒有去玩過,班上同學安排的活動、社團、還有科裏,其實也頗去了一些地方,有時也會到其它學校找同學朋友,就夜宿同學那,然後順道走走看看。

可是我最近一直想,為什麼我從來沒有去過平溪線啊?唸書的時候,說要出遊,也從沒同學提議過這個地點,所以是後來才熱門的景點嗎?

老公也沒去過,他在台中讀的書,高中雖然在台北讀,不過出去玩的機會應該很少。

所以我們就決定,八月底兒子開學前最後的週末,到台北縣走一走。

本來每一次出門都是三天兩夜的,我們喜歡慢悠悠的玩,可是旅遊手冊看來看去,那附近再怎麼玩也玩不到三天兩夜,所以改成兩天一夜,最失望的是兒子,我安慰他,改天我們可以再出門去玩啊!

深坑新開了一家福容大飯店,正在促銷,平溪線實在沒什麼可供住宿的地方,所以跟福容訂了四人房,只要原價的一半,還加送晚餐,最有趣的是,送一對熊貓團團圓圓的玩偶,可能因為鄰近木柵動物園的關係。兒子直說「我的、我的!」真是,還有誰要跟他搶啊?

我們先到菁桐,平溪線的終點,剛好有火車,坐到平溪下車吃午餐。走來走去,看見一家有做辦桌的小餐廳,人還算多,就進去坐下來,還不難吃。出來以後,兒子說想吃烤香腸,正對面兩家,兒子說要買那一家?我挑了其中一家。因為剛來的時候,看見一位小姐跟坐在路邊的阿婆問什麼?所以我稍停下腳步想聽聽看,原來是問阿婆那家香腸好吃,阿婆說的那一家,我記下來了,她說好吃而且比較大,我忍不住在一旁笑出來。

十分.jpg 

十分1.jpg 

等香腸的時候,因為很熱,我想吃對面的雪花冰,問問老板娘雪花冰好吃嗎?她擠眉弄眼搖搖頭,我又問,那芋圓呢?她豎起大姆指說好吃,所以我就去買了一碗芋圓邊走邊吃。

老公嘲弄我,搞不好賣芋圓的是賣香腸的親戚呢!我說,那賣香腸的難不成跟推介的阿婆也是親戚嘛?

十分6.jpg 

下一站是十分。

我們的目標是十分瀑布。不料,要走上一大段路,老公根本無法走那麼遠,雖然我覺得還好,大約15~20分鐘左右的路程,但他因痔瘡失血嚴重,體力很差,他還是勉強跟我們一起走。十分瀑布要收門票,好像是80元吧?進去裏面,設施很破爛,很小很小的蚊子很多,不一會兒我們就受到嚴重攻繫,兩隻腿癢得恨不得剁掉算了,還好我帶了自製的紫草膏,不斷的擦藥之後,終於一點痕跡也不留。

十分4.jpg 

十分瀑布真的很美啊,如果不是蚊子太多,我們還可以多看一會兒。

以後去山裏,記得要穿長袖長褲。

照了幾張相片,我們簡直是落荒而逃。

十分5.jpg 

往回走,在旅客服務中心休息了好一會,等老公覺得好多了,才往回走,回去的路感覺比較快一點。

到十分市區(可以算市區嗎?)我們買了一個天燈來放,店家要我們寫些吉祥話,他們父子倆在上頭胡亂畫圖,老闆娘覺得很怪異,剛開始還一直勸說寫點字,後來見這二人頑劣,也就不說話了。

十分8.jpg 

十分10.jpg 

天燈順利飛上了天,但飛到那裏去了呢?

十分9.jpg

放完天燈,我們回去菁桐,開車到飯店去,那時都已經將近晚上六點了。

飯店的晚餐很棒,這樣的房價實在很划算。

飯後,他們父子倆決定去游泳,我去泡水,不料水溫很低,我在水裏直發抖,兒子和老公也都覺得冷,所以下水不久趕緊出來。可能因為這樣,所以老公夜裏發起高燒來了。

這一趟出門,還真是諸事不順,老公因為痔瘡嚴重發作,所以到臨出門的前一天,我還抱著也許要取消的心理準備,但老公也許是怕我們失望,堅持要出門去,我真是一路提心吊膽,沒想到擔心成真,住在飯店的那一晚,老公發高燒,我忐忑不安,夜裏一直醒來摸摸他的額頭。他的新車我從來沒有開過,又比較大台,如果他無法開車,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把全家人安全的帶回家?

幸好早上起來他退燒了,我們都鬆了一口氣,但也知道他身體不舒服,盡量早點回家去。

雖是這麼說,兒子很想去看團團圓圓,不過幾分鐘的車程,不去看看實在很可惜。除了團圓之外,我們還看了無尾熊和企鵝,就這樣,其它的完全沒有看,兒子很捨不得離開,不過,老公不舒服,所以我們在近中午的時候離開,回家的路上我因為前一晚沒睡好,所以眼睛都快睜不開了,不意間瞥見老公也快睡著了,把我嚇醒,想起袋子裏有Air wave,趕緊翻找出來,一人兩顆,嗆涼死自己,馬上清醒得不得了,一路安全開回家。

這一趟,我們沒有到侯硐去看貓村,想像中,應該很有趣吧?但時間不夠,老公也不舒服,下次吧!下次有機會的時候再去看看。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