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又陰又冷、又時好時壞,讓人心情也好不起來。

但日子照樣要過。

前兩個星期去了趟Costco,問老公要不要買點零食?他愛吃的呢!沒想到他竟然說,「家裏不是還有妳做的餅乾嗎?」我微笑,前一天,最後的巧克力豆餅乾就被我和兒子分食一空了。但聽他提起,知道他喜歡,回家吃過午飯趁兒子練琴的時候趕緊和麵糰,半小時餅乾又出爐了。

想著難得老公不買外頭的零食,所以隔天我又做了杏仁餅乾,這餅乾就沒那麼簡單做了,麵糰揉好放進冰箱冷藏兩小時,取出整形後再放回冰箱冷藏兩小時,烤好已是下午三點半的事了。

又過了一個清明長假,看著新聞裏到處塞爆的影像,實在不想出門去湊熱鬧,四天都在家,一晃眼也就過去了。這週末該出門去走走,有點悶了。

無緣無故的又頭暈了起來,早上還撐著在後院做木工,終於所有黏好的木板都修了邊、也打磨過了,用砂紙機磨過的木板變得很白很漂亮,和還沒磨過的木板放在一起立刻就顯出不同來,磨木頭很累,但我很喜歡看磨得又白又漂亮的木板,木材行老板娘每次來我家,總忍不住說,怎麼木頭到了妳這裏就變得這麼漂亮?磨過的木頭,連木紋都清楚的顯現出來,就是那木紋,好美。

最近的日子比較煩心,所以好長一段時間無法寫生活記事。

每天要陪兒子讀書,常常只是坐在一旁陪他,陪著陪著我就躺在他床上睡著了,段考在清明長假之前結束了,比起以前是進步多了,但願他可以保持下去,不要再讓我們為他操心了。

因為陪讀,所以原來晚上可以坐在電腦前寫點東西的時間,通通都被吃掉了。父母理應是偉大的,為了子女,不管做什麼都要無怨無悔,但我為什麼就不行?我好希望可以多點時間坐下來寫字啊。

農曆年後父親因為不舒服去看了醫生,一驗幾乎就立刻確認了是攝護腺癌,但弟弟妹婿們仍舟車勞頓的帶父親到林口長庚去做了諸多的檢驗,一直到最近才確認是攝護腺癌四期,已經開始擴散到骨盆腔,醫生建議不開刀,因為父親年紀也大了,所以現在採荷爾蒙療法。

醫生給了三年的寬限期,也許可以更長,注意生活起居與飲食的話。

這段時間,大家從心惶惶然到可以接受,不接受又如何呢?我始終不曾想過這些事,彷彿我的父親永遠都會陪著我,只要我想回家他就會在那裏。我不知道原來我這麼害怕這樣的事。

在這之前,其實我就很注重飲食安全,所以才會訂購主婦聯盟的蔬果魚肉,平日也很注意關於健康以及飲食的資訊。父親生了病,我立刻請阿姨多準備新鮮蔬果,肉類,尤其是四隻腳的,最好都不要吃,大量乾淨安全的蔬果也許可以幫助父親對抗癌細胞,沒想到弟弟的看法不同,他覺得不吃肉人就沒精神,還要阿姨多燉煮牛肉給爸爸吃,買些靈芝之類的給他喝,我真的是跳腳了,癌細胞怎麼能補呢?愈補它愈壯大。

所以看起來,我們姐弟看法嚴重分歧,還需要好好溝通。

父親多年來注重健康,每天都會去運動,身體硬朗,頭髮烏黑,完全看不出是七十來歲的人,所以會罹癌實在是大大的出乎我意料之外。

接下來,我還需要好好的調整我的心緒。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