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了,還是這麼冷!

陽光露臉了幾天,然後又不見了。本來說今天會下雨,早上起來見天氣好,趕緊洗了所有的毛巾去曬,午後,陽光一點一點的消失不見,我關上所有的窗,連窗簾都拉上,不想看見外頭的陰冷,把差不多乾透了的毛巾都收進來,接下來,不知又要冷多久?

其實這麼多年來,幾乎每年山上都仍會有三月雪,所以真的一年冷似一年嗎?我感到懷疑,不過平均來說,這個冬天真的比較冷,去年幾乎沒開的電暖器,今年可以說是開足了一整個冬天。

已經過去的冬天,那冷只殘存在記憶裏,正在經歷的冬天,卻是身體正在感觸的冷,所以今年冬天永遠都是最冷的,是這樣吧?

上週二兒子他們全年級的音樂班全部一起到草屯去參加音樂比賽。兒子的副修是作曲,所以無法加入音樂班的管弦樂團,他們還有幾個同學、學長姐也是一樣的情況,但仍然全員出動,他們老師說,這是團體的事,大家都要到。所以兒子是去幫忙搬椅子、以及在台下當加油部隊的。

那天接他回家見他很累的模樣,就覺得大事不妙了,果然第二天早上起來微微的發燒、還有咳嗽。但怎麼辦?那天要週考啊,缺考很麻煩,所以他還是去上學了。這兩天稍好一些,有點咳、聲音啞啞的,昨天本來要考聲樂,他說他堅持不肯唱,「這種聲音唱了,分數一定很低。」所以跟老師延期。

前幾天去木材行搬了木頭回來,要做兩個櫃子,放在公司裏用。兩個櫃子的木頭怎麼會有那麼多啊?搬得好累,但立刻開始黏合板子,一天兩片,一個櫃子恐怕要一星期左右才可以全部拼好,之後打磨修邊上蠟,完工大概至少要半個月的工作天,兩個櫃子就是一個月,那我接下來有事做了。

最近家裏的家電大約是使用年限已到,一個接一個的出狀況,是爆罷工潮還是出走潮?上週五一早起床要熱麵包當早餐,按了秒數後,機器便自動斷電,再也沒有任何反應。我想了又想,甚至已經上網去尋找替代品,但還是想要修修看,打電話到Panasonic的服務站去,當天就過來維修,拆開來看,工程師說只是保險絲燒斷了,換一條就好,所以花了四百大洋的材料費以及工錢,我的微波爐又開始勤奮的工作。真好,荷包至少搶救了五張大鈔回來。

所以我想,我那台壞了的麵包機是不是也該送回去維修看看?但要用寄的就覺得很麻煩啊!反正是丟了,後悔也沒用了,只好繼續良心不安中。現在這台麵包機是Panasonic,有問題打個電話請他們來就好,這算是安慰自己吧?

老公的大學同學在三月一日因大腸癌離世。所以週六晚他先下台中去跟同學們碰面聚個餐,借宿同學家一晚,週日一早一群同學一起開車到台南去參加八點就舉行的告別式。雖然老公的同學得大腸癌已經好幾年了,一開始大家也都有心理準備,但真的知道他過去了,對老公來說還是件很震憾的事。

一個人從世間煙消雲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老公同學的兒子才小六啊,這麼小的孩子從此再也沒有爸爸了。

所以我跟兒子的週末都在家裏。週六晚去弟弟家吃晚飯,爸爸阿姨還有妹妹一家都去了,爸爸吃完飯就先回家去,因為他很早睡,我們三姐弟一聊聊到十點還欲罷不能,聊些什麼呢?都是童年往事,妹妹不斷的控訴我小時候是怎麼欺負她的,為什麼會欺負妹妹呢?其實很多事我都不記得了,連她說我也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想,因為從小父母就特別疼她,所以我嫉妒吧?雖然是不自覺的,但現在真要去想原因,恐怕也只能這樣解釋。

今天做了好多好多麵包,午睡之前做了三十個,拿一些去給弟弟妹妹,我和兒子可以吃上好一陣子了。我做了熱狗麵包、素肉鬆麵包、還有咖哩麵包,看著都很開心,很有成就感呢!

新的麵包機愈來愈上手了,我還挺喜歡它的。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