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冰箱取出吐司,切下兩片,放入烤麵包機、再抹上巧克力醬、淋上一點蜂蜜,配上一杯早上才沖泡的熱茶,這是我簡單的早餐。

  記不得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做麵包?終歸是這幾年吧?

  住在美國的時候總嫌美國的麵包難吃,想念台灣又香又軟的麵包,後來學著自己動手做,但製程時間太長,每做一次就覺得好辛苦,加上實在做不出台灣市售麵包的柔軟美味,所以少做。回台灣後覺得回到了天堂,有又香又軟的麵包吃,有各式各樣好吃的食物。

  可是要不了多久,這天堂就回到了現實,兒子有時下午要買麵包當點心吃,好幾次,麵包裏頭出現整隻的小蟑螂、或是大蟑螂被分屍後的一隻腳當餡料,再加上看到的資料越多,就越害怕這些添加了許多人工添加物的食品,我這懶媽媽才終於下定決心,我要自己做麵包。

  不管什麼事都一樣,做熟手了、做習慣了,就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完全不覺得麻煩或是辛苦,做麵包就是這麼一件事。

看過一部實境的電視競賽節目,應該是叫做類似「十九世紀初的生活」這樣的標題,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流行起所謂「實境秀」的節目,到現在Discovery頻道裏頭還有許多類似的節目。

  通過徵選的一家人,到製作單位指定的房子裏,開始為期一個月的舊式生活方式,連穿著都是十九世紀初的衣物,一點也不馬虎。

  才開始沒多久,一家人就已經受不了,老是吵架。用現在的眼光來看,那時節的主婦生活真是辛苦,要用生炭火的烤箱做麵包、沒有洗衣機,得用腳踩來洗衣洗大件的床單,還要用手一件件擰乾。對於媽媽一邊擰床單一邊抱怨、還有因為不熟悉用炭火,烤出焦炭或半生不熟的麵包,憤怒沮喪的情緒真實呈現的各種畫面,我記憶深刻。

  現在的我,一邊享受著廿一世紀各種家電所帶給我生活上的便利,一邊也過著很多人眼裏簡直是倒退的生活,可以自己動手做的,我就絕不到外頭去買,刻薄一點的人直接挑明了說:「你們有那麼窮嗎?」大部份的人則是認為,「外頭買多方便,何必給自己找麻煩?」

  住在美國的最後幾年,認識了好朋友欣慈,那時候他們一家已經過起樂活的生活,每一次見面她都會對我不斷的傳達吃有機食物的重要性,我和其他幾個朋友都冥頑不靈,很難接受那樣的觀念。雖然無法接受,但時間會慢慢改變人的想法,不是立即改吃有機食物,卻已經開始注意吃下肚的東西到底有些什麼成份?

  習慣自己動手做是在美國養成的生活習慣,異地他鄉想吃只能自己動手。所有台灣的吃食都想念,所以會做不是因為自己能幹,而是為環境所逼,不得已只好學著做的結果。

  昨天下午接到在小學教書的高中同學電話,她說在我家附近的小學研習,結束後要到我家來,我當然說:「好啊,過來呀!」她劈頭又是一句:「我要吐司啦!」我笑了,啊,原來她是想念我的吐司,而不是我。一條吐司至少要三個小時才能出爐,她大小姐還真是一點概念都沒有,我說:「吐司來不及了,今天我做了杏仁餅乾,我烤一些給妳帶回去。」

  上個星期她來的時候,我做了一條吐司給她帶回去。那一條吐司我和兒子大約可以吃一個星期,她帶回去的當晚就全部吃光了,她說吃下肚去,只有很舒服的感覺,身體完全沒有一點負擔。那是當然,家裏做的麵包沒有任何化學成份、不添加香料、也沒有色素,都是最健康最天然的材料。

  現在做麵包的資訊比起以前多了很多,可以很輕易的就做出不添加化學成份也非常柔軟好吃的麵包,再加上麵包機的幫忙,不用自己辛苦的揉麵糰,只需要花時間等,再放進烤箱,吐司或是各種口味的麵包就會出現在餐桌上。

  兒子最近一直吵鬧著要吃某家超商在電視上大打廣告的麵包,他說:「為什麼同學每天都可以吃超商的麵包,我就不行?」我想一想,帶他去買了兩個麵包回家當下午的點心吃。他吃了一個,另一個只咬了兩口就不要了,當然是只好送進我的肚子裏。兒子說還是家裏的麵包好吃,以後不要買了。

而我呢,吃下那個麵包以後,一整晚肚子都脹氣不舒服,太久沒吃外頭買的麵包,我吃出了色素、香料、化學添加物等等各種不好吃的味道。自己做的麵包紮實有小麥的香味,吃了只有飽足的感覺。難怪同學要說吃我的麵包身體沒有負擔。

這幾年,我加入了主婦聯盟,開始盡量食用有機或是安全的食物。幾年下來,一家人的身體很明顯的健康了許多。早餐桌上的麵包是用有機麵粉、雞蛋等等做的,巧克力醬以及蜂蜜也同樣是安全、乾淨、無添加的產品。

       我喜歡這樣的生活,身體保持健康之外,地球也一樣少了些許負擔。對現代人來說,吃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是想要吃得健康卻成了一件很難的事,這樣的時代,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呢?

99年4月8日刊於中華日報副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hhsia 的頭像
chihhsia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