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昨天一早就出門跟學校到南投去隔宿露營,要今天傍晚才回來。

昨天傍晚他打電話回來,說正在準備晚餐,他說:「媽媽,好恐怖喔!菜單寫干絲炒肉絲,紅燒獅子頭,都要我們自己煮出來耶,怎麼可能啊?最恐怖的是,那個男生沒有洗手就去切菜了,好噁心喔!我晚上只要吃白飯就好了。」結果是,他們班只去了四個男生,女生全都沒去,所以他們跟別班男生合成一個小組,他們就袖手等別人煮給他們吃,他也不是只吃白飯,他說還蠻好吃的,他有吃飽飽!老公聽了問我:「都沒教過他煮菜嗎?」咦,奇怪了,我要教他的時候,明明是他阻止我的,說很危險!那有什麼危險?我小二就開始洗米煮飯煮菜了,有一次還煮出一大鍋的湯麵呢!

也不過是一個晚上不在家,就覺得家裏好安靜,時間好長。他漸漸長大,活動愈來愈多,我也會漸漸習慣他不在家的生活吧?

這兩天天氣不好,但已不是冬日讓人冷得打哆嗦的那種寒了,多加件外套就可以,已經是春天了,我也慢慢有了點精神。

做了兒子的模型櫃後,很久沒做木工的我,手癢了起來,可是家裏早塞滿了我做的傢俱,好想做卻又不能做,令人討厭的感覺啊!

搬進這房子剛剛滿八年,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在做傢俱這件事上,最近看丸林家手感家具帖,很認同他們夫妻的觀念,「自己做家具是為了實用導向,就算做起來有縫隙或者是歪歪的也很OK!」最重要的是「這麼好玩的事情怎麼可以交給別人去做!」沒錯,就是好玩!

想做個小小的廚房餐車,沒地方塞了,可是好想做,因為很可愛,所以想要有一台,有了那個,在家裏請朋友來吃飯的時候可以放在一旁,暫放些放不上餐桌又用得到的東西吧?這麼一想,就有值得做的理由了。

最近又開始清理家中的長物,很多年前從美國帶回的義大利麵手搖製麵機,在搬回台灣後,去買了馬達裝上,沒想到製麵機裏頭有乾掉跟石頭一樣硬的麵糰,一開就把製麵機的軸心打斷,嗚,我心好痛,所以把它們全塞進櫃子裏眼不見為淨,過了好多年,最近,終於想得開了,也知道自己不常做麵條,死了再買一台製麵機的念頭,把才用了一次的馬達找出來拍照上網拍賣,沒想到才兩天就賣掉了,那台製麵機也該跟它說bye-bye了,這樣一來,櫃子就清空了一大塊空間。

還有一個玻璃製的蛋糕盒,許多年來大約都是一年使用一次,在兒子生日的那一天,又大又重,我也想把它清倉拍賣掉了,但真的會有人要嗎?

我的廚櫃裏應該還有很多閒置不用的東西,真該好好的整理整理才對,或者,該搬家了?以前,我們總是在搬家,所以東西不多,這房子已經住了八年,是我們二十年婚姻裏住得最長久的地方,東西也愈來愈多,搬家時會狠下心丟東西,既然安定著,那些東西就先放著再說。我只要想到,萬一那天要搬家,那種景況,應該會很可怕吧?東西多也就算了,家裏這些重死人的我自己做的原木傢具才恐怖吧?

前幾天去婆家,我看見一把日本庄三郎的剪刀,婆婆以前也做點拼布,她捨得花錢,都買很好的,這把剪刀也是,我看了很久,都買不下手,所以忍不住拿出來看,哇,整個都鏽掉了,好可惜喔!那麼好那麼貴的剪刀!婆婆把它給了我。回家上網查了一下,說是蕃茄醬可去鐵鏽,我照著做,雖然不能光亮如新,但也去掉了九成多的鏽,再上油保養,現在好好的擺在我的工作桌上,有時間再處理一下,應該會更好。

婆婆後來拼命挖她的寶,塞了很多中國結線及其它材料給我,帶回兩大袋耶!我又不打中國結,所以全部擺在地上拍張照,預備網拍,給有需要的人帶回去吧!放在我這,搞不好以後也留給媳婦,太恐怖了!婆婆原來是用竹籃裝那些東西,她就一整藍全給了我,裏頭還有小時候那種木軸的線軸,我一看大喜,我好愛那種線軸啊,有兩個,上頭的線全朽了,一拉就斷,到底放了多少年啊?我把線清乾淨,木軸暫時擺放在工作桌上,等我想想要拿來做什麼好!

至於竹籃,我清乾淨,把它放在廚房,平鋪一張報紙,拿來放地瓜洋蔥馬鈴薯,主聯每週都會有一袋地瓜馬鈴薯之類的,以前我放在一個很漂亮的不鏽鋼瀝水籃裏,但實在太可惜了,一直想拿回廚房裏來用,想著去買個竹籃,這下可好,不用花錢,拿到了一個老骨董竹籃,很有味道,很漂亮,而瀝水籃也可以回到廚房工作。

懶散了一天之後,今天中午以後又要開始忙了,準備一頓晚餐,接孩子回家,又要送他去補習。又是一個繼續旋轉不停的陀螺。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