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初就已經立秋,兒子的鼻子首先感知到季節的輪替,早上起來總是用力的吸著鼻子、還有打噴嚏,看來,該開始注意保養他的身體了,到了冬天才不會咳嗽咳個不停。

這週四學校就開學了,長長的暑假兒子都在學校上輔導課,升上國三的夏天就這樣過去了。

因為公公突然的離世,所以一整個暑假似乎都在混亂中,而現在這混亂還沒有結束。除了處理公公的後事還有他留下的諸多俗事之外,還要照顧婆婆,幾乎每天晚餐都替她送一個便當,偶而她不在,或是她沒吃完有剩,才不送。

對我來說,似乎生活與思緒都在停頓的狀態。

不知不覺中秋天已經接近了,我最喜歡的秋天即將來臨,那麼一切也都會變好的,我這麼相信。

這個夏天,很奇怪的,不管什麼都做不好,吐司出爐一看,只有一半高,連蛋糕都成了發糕,可能太忙亂,心思不對,所以做出來的東西也不對。今天早上做了兩條吐司,是好久不見的直角吐司啊,忍不住的微笑起來。

上週五早上帶婆婆到新竹馬偕去回診,因為天秤颱風,一路上風大得嚇人,車子頻頻被吹歪,要趕緊拉回來,讓我一路很緊張。看完醫生,我帶她去逛逛costco,買了點日用品回家。妹妹也托我買點東西,送去給她時,爸爸在她那裏吃午飯,所以我也坐下來一起吃,回家的時候順便把妹妹兩個女兒一起載回家。

我因而有了一個瘋狂的午後。孩子們一進家門,先打開電視,躺的躺、坐的坐,全都成了不會動的人偶,講話也都聽不見,真不知電視有好看到這地步嗎?先爆了一大鍋的爆米花給他們配電視,又想到冰箱裏熟透的香蕉正好拿來做香蕉蛋糕,妹妹陪在旁邊幫忙壓香蕉泥之類的簡單的工作,兩個大的則在電視前繼續當人偶。蛋糕出爐後,還沒放涼,小朋友們就急著要吃,尤其是兒子,他要和朋友出門去打球,眼睛卻一直盯著蛋糕,還熱乎乎就趕快切給他們一人一塊。

本來說好不在這吃晚餐,但我在拆從costco買來的中筋麵粉時,看見上頭有麵疙瘩的食譜,好幾年沒煮過麵疙瘩了,一下子嘴饞起來,叫兩個小傢伙打電話跟媽媽說吃過飯才回去。蛋糕出爐以後,我接著做麵疙瘩,煮了好大一鍋。

傍晚六點以前把她們送回家去,算一算,在我家不到四個小時的時間裏,她們的嘴巴應該沒有停過。會不會覺得這個大阿姨太恐怖?

七月底到現在,常常在下雨,雖然氣溫仍高,但是感覺上稍稍涼快了點!接著就要進到九月了,天氣會漸漸涼爽舒適了,真好!

也還好因為時時下雨,所以我沒時間照顧的花草沒有因為暑熱而枯死,希望秋天的時候可以空閒一些,該整理整理雜草叢生的小花園了。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