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見陽光大好,心情也立時大好了起來。

七點起床,老公和兒子約莫都要睡到九點半十點,我有很多時間可以做事。洗衣服、刷廚房、再把一樓的地板擦得乾乾淨淨。

明明是過年前才把家裏收拾乾淨整齊的,才在家待了不到一個禮拜,已經到了看不下去的地步,偏偏又冷,一點精神也沒有,亂就亂吧!

幸好天氣是好了,我像是充飽了電的機器人,精神奕奕又動作迅速,太有精神了吧?一樓的地板是跪在地上擦的。

後來出門去竹南酒廠晃晃,四方鮮奶居然也在那裏設櫃,兒子酗牛奶,卻又因為過敏氣喘不能喝,偶爾我會買點讓他解解饞,看到就買了兩罐回家,可以拿一些來做點心。順便找找有沒有酒粕,過年去宜蘭酒廠買的是陳高酒粕,那時就想竹南酒廠應該也有吧?果然有,而且還有清酒粕,我又買了一罐清酒粕,明天有空的話來試做酒粕皂。

昨天天氣也好,他們父子倆去練劍,我趕緊回家去看爸爸。

前天傍晚小弟打電話來,告知在大陸的祖母在初六的中午過世了。我先是被嚇了一大跳,客家人稱呼祖母為阿婆,或是國語講祖母,父親平日總稱是祖母,所以我很習慣這一稱謂,沒想到小弟卻跟我說阿嬤過世了,我嚇壞了,以為是母親,我們平時稱母親為「阿媽」,雞同鴨講了好一會,我才知道是大陸的祖母,稍放下一顆心,又立時懸了起來,擔心父親不知道要有多麼難過。

祖母享壽一百歲,是民前一年出生的。二十年前,是父親離家四十年後第一次返回家鄉,從此他盡量每年回去一次探望年邁的祖母,家裏只剩我還沒有見過祖母,而這也將會是一輩子的遺憾了吧!去年秋天爸爸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回大陸去,又因H1N1不敢踏上旅程,現在想必心中十分懊惱吧?他上一次回去是九十七年的中秋,我記得那一次,他們還不嫌麻煩的帶了我做的鳳梨酥和草莓酥回去給祖母享用,父親回來時很開心說祖母非常喜歡,每天都吃一塊,其他人見了也都留給祖母吃,讓她吃得很高興。

昨天回到家中,阿姨去了市場,父親見我回家,先去拿紙巾拭淚擦鼻涕。接著就跟我說祖母這一生真是命苦。後來他不斷的踱著步,坐立難安。祖母只生養了父親和姑姑兩個子女,所以父親是獨子,而祖父母在把父親托親友帶到香港去之後,他們已經來不及離開,祖母一直都是跟姑姑一起生活。

因為現在正在放大假,所以他們無法趕辦台胞證和加簽,等到辦好可以上飛機,恐怕也要一個多星期以後了吧?還好小弟夫妻要一起同行,讓我比較放心。

從未見過祖母,所以我對她離世的感受不是那麼深刻,但很擔心父親會很難過,最近要盡量抽時間回家去探望爸爸才行。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