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jpg 

以前,饅頭應該是我剛開始學廚時,就會做的麵點。還不難,一次蒸上一籠,可以慢慢吃上好一陣子。

後來,開始學做麵包,不知怎麼的,饅頭就很少出現在我腦海,更少出現在餐桌上了。

前兩年,想起了饅頭和包子。好一陣子,想吃就去外頭買,後來又開始覺得害怕,因為很多都添加了不該添加的東西,所以動念想要自己動手做。應該不難吧?只不過是好幾年都沒做過而已。一做才發現,自己已經不認識饅頭了,還是,饅頭不認識我了?

每次做饅頭,在關火準備掀鍋蓋的那一剎那,我總是期盼又焦躁,每每掀開鍋蓋一看,就不由得跺腳,把鍋蓋一丟,不願面對失敗的事實,立刻轉身去做別的事去,再也不想看那鍋饅頭一眼。

不過,最後總是得要面對事實啊,皺皮或是死麵,饅頭都還是可以吃,接下來的很多天,每天一大早就要看醜巴巴的饅頭,再把它塞進肚子裏去,現在想起來,我和兒子吃醜饅頭的那幾天,是不是脾氣都特別不好?

雖然web說下次她回台灣有機會的話,再讓我和小鈴一起到她家去手把手的學做饅頭,可那不知是什麼時候的事?

前些時候看Ino貼的饅頭文,原來她以前跟我一樣,總會做出幾個皺巴巴的饅頭,重點是,她現在可以蒸出白胖漂亮的饅頭了,我看了心癢,過了幾天有空的時候,又在電腦前面坐下來,好好的研究Ino的文章,再去看Jessica的文,動手試試看。

呀呀呀,真的成功了,我做出來漂亮的饅頭了。就在掀蓋的那一刻,我自己一個人高興得手舞足蹈,一個個飽滿白胖的饅頭啊,真是久違了。

我加了些全麥麵粉,所以不是白的,整型也沒好好整,所以形狀不很漂亮,但這都不重要。

我差一點又下麵粉再做一批饅頭,但理智阻擋了我,如果又做,那要吃到那一年那一月啊?

等這些饅頭吃完,我再做,如果一樣白胖,那就知道這一次可不是運氣好了。

Ino-- http://blog.yam.com/inodesert/article/28047429#comments

Jassica-- http://blog.yam.com/jessica522/article/25436256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