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涼了。至少早晚已有涼意。

  我花了幾天的時間,好好的整理我位在頂樓的小花園,清出了許多盆子,補足了土,開始撒種子,為種菜開始第二回合的挑戰。

  春末時節買了兩本教人用盆栽種菜的書,看著看著手癢起來,騎車出門來來回回好幾趟,搬回了很多大花盆和好多袋的植栽用土,磨拳擦掌準備大展鴻圖一番。

  吃有機蔬果還不夠,我想,也許我可以種出足夠一家人食用的蔬菜,書的封面上寫著「新手完全不失敗」、「只要小小的陽台和花盆,簡單就可以自己種蔬菜,吃的健康又省錢!」所以我就這麼相信著。

果然是隔行如隔山,農夫這一行不是每一個人都做得來的,至少,我就是其一。

播種的時候已經是四月底了,種了十來個盆子,才一兩天的光景,種子就啵啵啵的爭先恐後從土裏鑽了出來。我信心大增,開始想像起我自己種的、端上桌的菜。

住家附近原來有大片大片的田地,這幾年幾乎全變成了一棟一棟的水泥盒子,但家旁的老農夫一家仍然保有屋前的一小塊地種點菜,巷子口也有一塊四時都種滿蔬果的菜園子。這幾年進進出出,只用眼角瞄到滿園的綠意,並沒有留意過究竟種了些什麼。

直到自己在頂樓的小花園很克難的用花盆種起了菜,才開始注意到菜園子裏的東西。這一看不由得失笑,我的四季豆、小黃瓜都才剛剛發了芽,人家農夫種的早已枝繁葉茂,枝葉間吊掛的是滿滿的果實,四時不分,說的難道就是像我這樣的人嗎?

除了瓜果類之外,我也種了好多種葉菜,看看人家田裏的,早都收割了幾回,已是尾聲了,我的不過才發出小芽來,更奇的是菜長得非常慢,有的還沒長幾片葉子索性就開了花,簡直有些灑潑、無賴,擺明了是嘲笑我這門外漢,連什麼時候埋種子都搞不清楚,還想端菜上桌呢!

到了八月的盛夏,雖然種了七、八種葉菜,卻一片葉子也沒吃到。倒是小黃瓜和秋葵讓我們吃到了不少。秋葵是我們家特別喜愛的蔬菜之一,前陣子才聽見新聞,原來秋葵竟是國人最討厭的一種菜,網路票選名列第一。第一次吃秋葵是在美國的越南餐館裏,這一吃驚為天人,和老公在越南超市裏找到秋葵的身影,從此成了我家餐桌上的常客,後來甚至自己種,在美國家後院種、搬回台灣就種在盆子裏,沒有間斷的,每年都要在春天播種,夏天便有許多秋葵可吃,去年也給了爸爸種子,但他只種不吃,原來在台灣喜歡吃秋葵的人並不多啊。

  帶給台灣莫大災害的莫拉克颱風剛過,我到頂樓去巡視我的花圃兼菜園,秋葵成了老光棍,直挺挺的桿子上一片葉子也不剩,小黃瓜的藤蔓也都吹落了架,這兩天秋葵又開始長葉子開花結果,而市場裏貴得沒有多少人吃得起的小黃瓜,居然在我的頂樓迅速的長大,我自己一個人開心的笑了起來,這些小黃瓜,我要拿來包壽司,我在心裏這麼盤算著。

  種了幾個月的菜下來,我現在不只要學種菜,還要學做堆肥。菜長不大除了季節不對之外,也因為買來的土毫無養分。我將平日清洗蔬菜時摘下不要的葉子、削下來的果皮放進廚餘桶裏,放滿的時候,就將它們埋進預先準備好的大盆子裏和土混合均勻,置放至少一個月。這樣的堆肥就非常的有用了,比如說我的小黃瓜,就是用這樣的土種的,比起其它的作物,長得既茂盛又肥美。就這樣,我因之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最近正在讀芭芭拉.金索(Barbara Kingsolver)所著的「自耕自食.奇蹟的一年」(Animal, Vegetable, Miracle: A Year Of Food Life),作者一家從亞歷桑納搬到維吉尼亞,因為我們也曾在亞歷桑納住了十年之久,加上她的議題為我所關心,所以我忍不住買了這本書。作者的丈夫在維吉尼亞擁有一個農場,所以他們可以自己種菜養動物,那樣的生活讀來固然讓人心響往之,但其中的辛苦恐怕不是我們一般人所能接受的。

  這樣的書,我的書架上有不少。讀得愈多,愈是憂心我們最寶貝的地球所受到的種種傷害。我絕不可能如芭芭拉一家實行只吃在地的食物或自己生產食物來保衛地球,但我可以盡量努力。

  時序將入秋的時候,我時時想著該準備播種了,又在心裏盤算著這一次要種些什麼?希望不只抓對了時機,也能漸入佳境,至少種出點能吃的菜吧!

 

@這是去年的文了,沒想到華副的主編一放硬是又放到了秋天才刊出來。

@99.09.29刊於中華日報副刊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