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ardbirthday2010.jpg 

一不小心,週末又到了眼前,時間怎麼這麼快,一下子就不見蹤影?

週三是兒子生日,十三歲啦,那天早上做了一個鮮奶油蛋糕,還做了蘿蔔糕,搞得廚房跟個戰場一樣,加上中午要出門去拿跟主聯訂的菜,我簡直是打了一場仗。

週二去市場買蘿蔔,因為突然很想念蘿蔔糕,應該有將近一年沒有做來吃過了吧?我是個很奇怪的人,很多東西可以遺忘很久,某一天卻又突然沒來由的想起來,然後,那一陣子家裏就會一直出現,直到大家都受不了了為止。

帶了一半的蘿蔔糕回去給爸爸跟阿姨吃,爸爸不若平日我帶點心回去總會報以臭臉,叫我別再帶了,他總是怕我做太多事,反而是開心的笑了起來,我想他應該也很久沒吃到蘿蔔糕了,可能正想念著吧?

買蘿蔔的時候,順口問賣菜的大嬸是什麼品種的蘿蔔?我看那蘿蔔又白又長美得很,一條要40元,猜是進口的,果然大嬸說是日本來的,所以比較貴,聽我說要做蘿蔔糕,笑了笑,我看著問:「很可惜嗎?」她又笑了,說:「想吃也沒辦法啊!」還問我怎麼會做蘿蔔糕?她都不會呢!呵呵,我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覺得陰天陰了很久的感覺,心情不怎麼開朗。週四什麼事也不想做,爬到頂樓去,有風有點陽光的天氣,我開始把盆栽一盆一盆搬出來,全部倒出來,清理掉所有的雜草,又把萎靡不振的植物分株或修剪,鬆土又加土,重新種回盆子裏去,週五又繼續做,全身肌肉痠痛,但不過整理了一半而已。

很久沒放心思在頂樓的小花園上了,每回上樓去澆水,總覺得有荒煙漫草的荒涼之感,結果是,清理完雜草的盆子,因為植物幾乎都修剪到根部,又連雜草都拔光了,一點綠意也沒有,更加是光禿禿的,只好對植物們說要加油。

夏天種的苦瓜,因為常常很久才澆一次水,看著藤蔓都枯乾了,正要連根拔起丟棄的時候,發覺上頭吊著一個小苦瓜,所以放它一條生路,等我採收了苦瓜再說。

雖然只清理了一半,而清理過的盆子裏的植物又小得可憐,不過總算是清爽多了。

今年夏天樓上死了一棵玫瑰,一樓門前也讓TACO弄死了一棵,所以修剪玫瑰的時候,我把剪下的枝修剪好,扦插了幾枝在盆裏,希望可以種活,那我可以有多一點的玫瑰花剪下來插在餐桌上。

有陽光的天氣今天又不見了,下起滴滴答答的雨來。

早上老公兒子出門去練劍以後,我就目不斜視的往臥房走去,為的是要收夏衣,取出冬衣來,前兩個禮拜就盤算著要做,一方面忙,一方面懶,眼看著天氣真的冷了,實在不能再拖了,我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在處理衣服,夏天的衣服摺好收進櫃子裏,冬天的衣服掛在衣架上掛進衣櫥裏,單單是摺衣服就摺到我差點又頭暈起來,還得起來走一走才舒緩一些。

總算在老公兒子到家之前把所有衣服都歸了位,還有一點時間去晾衣服,準備簡單的午餐。

換季大事終於完成了,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下週,要到台中去找同學玩。老公和兒子同樣的反應都是,那兒子怎麼上下課?唉,我會送了他上學再出門,在他放學之前回到,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很期待去玩呢!

 

全站熱搜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