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兩年多前,當時高二的孩子和女友分手了,他情傷頗重,日日一副了無生趣、行屍走肉的模樣。雖然已經長大很久的我們,早就清楚這件事一定會發生,但仍然讓我們十分焦急難過。

 在那之前先生已經嚷嚷著很長的時間,想要養一隻貓。臉書盛行之後,我們很容易窺視他人的生活,先生不停的說大家都養貓,相片上的貓看起來可愛極了,他很心動。

 但我不願意,我向來無法想像把動物養在屋裏的景況。自小,父親總嫌惡的說貓狗很髒,身上有跳蚤有細菌,只要跟貓狗玩過,父親必然連聲催促快去洗手。家裏其實一直都養著狗,但不准進屋,只能在院子裏活動。因而,我也傳承了這樣的觀念。

 為了讓兒子的心柔軟一些,順便轉移一點注意力,最後我只好讓步,同意在家裏養一隻毛茸茸的小可愛。剛領養來的時候,不過手掌大小,又小又可愛,是隻溫暖的橘貓,整天呼嚕嚕不停,貓咪佔去我們所有的注意力,它慵懶、貪吃、貪玩、可愛……不管那個面向都惹人愛憐。稍不注意,竟已成了一隻巨貓,來家裏的朋友總嚇一跳,貓怎能如此巨大?

 慢慢的憶起以前家裏曾經養過一隻虎斑貓,來去自如,常常幾日不見蹤影,冬日喜歡趴在牆頭曬太陽打盹。有時回來腳一拐一拐或者那裏受了傷流著血,父親總是急忙去張羅藥膏跟紗布膠帶,每天幫它換藥,它也乖乖的由著父親擺弄。這隻貓出現在家中院子的時候已經是成貓了,父親是個十分善良的人,貓來了,他就準備一只碗給它,有了碗,貓來的時間就多了,漸漸的從野貓成了半放養的家貓。我們那時不知它的年紀,一身深色虎斑看起來似乎很老了,於是弟弟就叫它老貓,後來竟成了它的名字。

 家裏不間斷的養著狗,老貓和每一隻狗都相安無事,甚至可以並肩吃飯。有一次小母狗生了一窩小狗,小狗們每天追著母狗要喝奶,但奶水不夠,母狗甚至曾經啣了一隻去丟棄,被我發現搶救回來。老貓那時常常下地來幫忙照顧小狗,母狗躲得遠遠的,要小狗不要去煩它,小狗轉而把老貓當成母親,乾脆去吸它的奶,老貓一臉無奈,但也不生氣,明明它是隻公貓。

 後來有一陣子,一貓一狗合作無間,狗負責把門打開,進屋後,貓跳上桌面或檯面去找食物,貓狗一起分食。我們發現以後實在又好氣又好笑,才盡量記得出門要把門鎖上。

 先生在美國唸書時,我終日無所事事。有一天家門口站著一隻貓,不斷的對著我喵喵叫,我試著伸手去摸它,它不閃不躲,十分親人,於是我一把抱起它,直接帶進浴室去幫它洗個澡。洗乾淨的貓咪在小小的公寓裏遊走,寂靜的屋裏瞬間熱鬧起來。我對老公吵著要留下貓咪來養,但他不願意。兩個人的生活明明已經十分拮据,那還有餘錢去照顧一隻貓?可是我閒得發慌,不斷死纏爛打,他竟然也就同意了。

 但還有公寓經理,規定是不能養寵物的,我去問經理JOHN,我可以養一隻貓嗎?七十幾歲的他皺皺眉頭說,貓?妳要養貓做什麼?吃它嗎?然後嘿嘿的乾笑兩聲,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總之他不同意,我也無可奈何。先生看我十分失望,放下他的功課,陪著我到學校週遭的出租公寓去逛逛,看看有沒有環境不錯又可以養寵物的公寓?但好一點的價錢太高,大部份環境都不很好,我們的公寓雖舊,老經理夫婦十分勤快,裏裏外外日日打理的乾乾淨淨、花木扶疏。我嘆了口氣,只好放棄貓咪了。我十分不捨的把它帶到屋外,它立刻頭也不回的飛奔而去,想來比起有吃有睡,自由才是真正的美好。

 一如預期,貓咪剛到家裏的新鮮度褪去以後,他們父子倆忙著上班上學,照顧貓順理成章變成了我的責任。吃飯洗澡鏟貓砂,我總是忍不住要抱怨。但家裏養過的每一隻貓狗都一樣,只跟著我。貓咪常坐定在我眼前對我喵喵叫,我會問它要什麼?就這麼一問一答,然後我會起身去照料它的需求。先生兒子總覺好笑,怎麼可能聽得懂貓咪要什麼?就是懂啊,一如它聽得懂我說的話一樣。有時我把它留在樓下,自己一個人上樓去做事,它總是焦急的一聲又一聲,弄得我也十分心焦,草草把工作結束,趕緊下樓來見貓。

 去年兒子上大學去了,家裏頓時安靜許多,家務也少了許多,忽然閒下來的我,幸而日日有貓咪作伴,不至於太寂寥。或者,當初養貓的決定,其實是為了進入空巢期的我吧!

106/12/11刊於中華日報副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hhsia 的頭像
chihhsia

從我廚房的窗口

chihh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